白思豪首次承認推動取消SHSAT的工作不奏效。
Annie Tritt/紐約時報
白思豪首次承認推動取消SHSAT的工作不奏效。 Annie Tritt/紐約時報

本報訊

市長白思豪25日首次轉口風,表示對保留特殊高中入學試(SHSAT)持開放態度,這與他先前的強硬立場大相徑庭。

綜合《紐約郵報》及《每日新聞》報道,白思豪一直堅稱必須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試,令精英高中的學生種族組成更多元化。但在25日的市政廳圓桌會議上,市長向現場多名族裔和社區記者說,「我們為解決該問題而進行的嘗試並不奏效,目前情況必須處理,而我也會負上責任。」
雖然承認計劃「行不通」,但白思豪強調,取消SHSAT是解決特殊高中如史蒂文生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白人及亞裔學生比例過高的唯一最佳方法」。與此同時,市長也放軟立場說,「有些人會認為,能夠在保留入學試的同時解決這問題,因此必須進行對話」。
他補充說,「我們將重新開始,傾聽每個人的意見,並聽取能為我們帶來進步的想法。我唯一無法接受的是保持現狀不變。」
目前非裔及西裔學生佔全市學生人口約70%,但在8間特殊高中內只佔一成。
教育局代表未有發表評論,但市教育總監卡蘭薩(Richard Carranza)曾於4月在接受《紐約郵報》訪問時,對1971年州法設立的特殊高中入學試大力批評。卡蘭薩當時說,「任何支持該法的人,都是支持種族主義法律。」
白思豪突然口風一轉,引起了各方的激烈爭論。家長維權分子海森批評,「他是一個懦夫,這是難得的正確教育政策,他應該堅決反對特殊高中入學試,並且對抗到底。」
布碌崙大學及紐約市立大學(CUNY)研究生中心教育系教授布盧姆菲爾德同意海森的說法,認為白思豪最近的講話,表明他作為領袖的軟弱,「他手上拿著一手爛牌,現在棄牌了。市長是對的,這問題從一開始就處理不當。」
社區教育委員會主席馬龍則對市長的新論調表示歡迎,「這就是很多父母一直在要求的東西,白思豪終於肯聽取更多利益相關者的意見」。但是,紐約同源會會長陳慧華(Wai Wah Chin)表示,不太肯定成員是否對新方向感到滿意,「市長並非完全出於考慮我們,日後還需要看看情況如何發展。」
根據白思豪早前提出的計劃,在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試後改以學校成績決定錄取,被批評是不公平地針對亞裔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