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劉晴,從5時挨餓至10時,全程靜靜地舉著口號,累到人幾乎睡著了。
家長劉晴,從5時挨餓至10時,全程靜靜地舉著口號,累到人幾乎睡著了。

本報記者周靜然

自從學監卡蘭扎代表市長白思豪在州議會遊說取消特殊高中考試法案失敗後,這是華人家長第4波要求學監下台的示威集會,但是31日晚在華埠孫逸仙初中的教育例會上,是首次家長與學監正面交鋒的場面,卡蘭扎對突然而來的叫罵始料不及,儘管馬上補鑊更正,裙拉褲甩臨時拉來2個華語翻譯員,可是例會已變成樣版式進行,華人家長再一次上演了魯迅名句「於無聲處聽驚雷」的革命場面,令學監十分灰頭土臉。
卡蘭扎執行白思豪的教育政策,自春天以來,一直對州議會進行游說,希望取消特殊高中考試,在6月中旬休會前,法案險要地沒有放在案頭討論及投票。華人家長沒有因而沾沾自喜,在布碌崙一慶功兼籌款會上,矢言為了下一代教育,要繼續抗爭,不要相同法案在明年捲土重來。這群家長分別在6月18日、6月26日、7月18日及7月31日,4次集會要求帶有種族歧視、分化族裔的學監下台,前3次都是冒著烈日、大雨,在市府階級及教育總局前舉行。31日晚家長知道學監主持教育例會,就再次先在學校門前集會,然後進場為其倉卒推行的「文化響應持續教育」進行反對發言。

 
教育政策例會每月舉行一次

 
由學監主持的教育政策例會(The Panel for Educational Policy,簡稱 PEP)每月舉行一次,當中有13位委員,5人分別代表五區成員由各區長委任,8人則由市長委任。為了納取民意,例會每月分別在紐約五區學校或教育總局舉行,由於遷就民眾參與,會議通常在晚上6時開始。
這些例會由於冗長沉悶,又在晚上,通常都流於形式,學監宣讀會議記錄及討論議題,而且與會者寥寥無幾,場面相當冷清。孫逸仙初中是曼哈頓下城的多次會議地點,31日晚由於正藉學校暑假,議程並不冗長,卡蘭扎明顯收風不足,完全無估計成為華人家長向他近距離咆哮的場面,他亦事前沒有充份準備,結果成為了在場家長怒吼他「反亞裔」的情緒。
在學校禮堂的中間設置了4張長枱,本來是給不諳英語的華裔西裔家長提即時傳譯服務,可是當晚4張長枱都是空無一人,只有一西語翻譯員對著沒有人要求的十多部翻譯機。學監在華埠開例會,卻只有一西語裔翻譯員,實在諷刺。

 
華埠例會竟無華人翻譯員

 
門外數十家長冒雨在5 時多在學校門外,以示威方式迎接學監,當知道學監在側門進校時,就馬上改變策略魚貫入場。明顯地瘦身許多又刮去鬍子的卡蘭扎本來精神抖擻走上台,突然同源會陳慧華丈夫大叫要中文翻譯員後,全場起哄學監「反亞裔」(Anti -Asian)就像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然後「解僱卡蘭扎」(fire Carranza)叫囂此起彼落,華人家長馬上舉起紙牌,全場紛亂失控,卡蘭扎在台上努力地保持氣定神閒,但是在華埠例會沒有華人翻譯員顯然是教育局失策,他只能無言。坐在台上中央君臨天下的格局,面對著數百向著自己正面吼叫,終於卡蘭扎與身邊兩位委員包括華人梁韶律交頭接一會兒,就離開這個侷促不堪的場面。
為了馬上找華人翻譯,本報記者偷聽到這樣的電話,教育局人員打電話說,「能否馬上前來學校做翻譯,甚麼? 你要坐地起價要平日的兩倍價錢?教育局是不會批准的!」然後又再繼續不停打電話猶如買房經紀,足足找了兩個小時,會議從原來6時開會,延至8時才開始。這個因找華語翻譯員空出的兩小時,出現了華人跟黑人家長從吵架變成討論,也有人因為失去耐性離場,也有一位白裔拿著紙牌全場遊走,教育中國人,要解僱學監最有用的方法是「打爆311,迫白思豪採取行動,因為白思豪是卡蘭扎的頂頭上司。」
台上的唯一華人委員是亞裔兒童家庭聯盟的共同行政總監梁韶律(Vanessa Leung),她在2014年被市長委任PEP委員,熱衷教育政策。當市長兩年前提出取消特殊高中考試時,她也是支持華人多個團體反對取消SHSAT的行列。可是在2018年11月大選日,她改變立場,成為支持取消SHSAT的團體。成立了30年的亞裔兒童家庭聯盟(CACF)最初是為亞裔被忽略的兒童及家庭服務,CACF通常詬病不是每個亞裔都是模範學生,很多兒童都因為貧窮輟學而活在貧窮線下,現任華策會總監何永康曾在這裡做了9年總監,力倡亞裔人口與受政府分配資源不成比例。梁韶律於2017年成為這組織的共同總監。

 
華人家長示威陸續有來

 
亞裔兒童家庭聯盟對SHSAT立場改變,究竟是因為華策會或是因為是PEP成員就不得而知。不過,若果查看亞裔兒童家庭聯盟的網站,就清楚見到華策會與亞裔兒童家庭聯盟是肩並肩合作,所以31 日晚有認識政府運作的家長向記者表示,梁韶律其實是「利益衝突下輸送利益的人。」一方面,不想違抗委任自己的市長,另一方面希望亞裔兒童家庭聯盟得到政府照顧。家長黃友興表示,梁韶律的立場與成立CACF背道而馳,甚至是反諷。
當家長Chareles Vavruska被禁發言,數十位家長憤而離場,然後約在晚上十時半投票,結束這次幾乎被癱瘓的教育例會。學監卡蘭扎終於近距離領教華人家長為子女捍衛利益的火力,雖然會議延至深夜才結束,不過他心裡知道,第4波示威之後,還會陸續有來,華人家長也明白,革命尚未成功。

白裔教華人家長「打爆311叫市長炒學監」。

華人家長與非裔家長從爭吵變成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