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思豪去年6月宣布特殊高中改革計劃後,引發巨大爭議。資料圖片
白思豪去年6月宣布特殊高中改革計劃後,引發巨大爭議。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政治新聞媒體Politico日前撰文稱,反對紐約市長白思豪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計劃的人士今年已斥資近百萬進行相關的宣傳運動,以阻止該計劃在奧本尼的立法進程。不過白思豪及紐約市教育總監卡蘭扎在取消這一有爭議的考試上從未鬆口,文章指出,支持取消特殊高中考試的一方似乎並沒有像反對方那樣投入大量資金,白思豪及卡蘭扎已被懷有「新仇舊怨」且資源豐富的反對者的聲浪所淹沒。

根據州道德監管機構的雙月申報材料,旨在反對白思豪取消特殊高中計劃、支持該考試的組織「教育平權運動(Education Equity Campaign)」於今年2月成立,在5月和6月共投入8萬元僱傭了如Tusk Strategies,Bolton St.Johns 和 Patrick B.Jenkins&Associates這樣的頂尖公司幫助運作相關宣傳活動。根據更早之前的數據,該組織在3、4月間還向這些公司支付了6萬5000元。
「教育平權運動」還在3月和4月花費了39萬5000元用於媒體宣傳,其中包括5萬元的視頻製作費用、3萬元的數字媒體宣傳費、3萬元的媒體宣傳費等。預計該組織目前共計投入了86萬元用於宣傳自身的理念。
支持市長計劃的紐約大學城市中心執行總監及城市教育學教授科克蘭(David Kirkland)表示,雖然反對者投入的費用與奧本尼的最頂級的倡權團體的投入無法相提並論,但近百萬元仍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特別是這筆錢握在那些「了解如何塑造公眾觀點且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來動用資源」的組織成員的手中。他指出,對於那些最弱勢的學生群體沒有如此的資源來宣揚自己的觀點。
文章指出,「教育平權運動」獲得了Ronald Lauder及Richard Parsons支持,前者是雅詩蘭黛公司的繼承人也是布朗士科學高中的畢業生,後者是時代華納的前首席執行官和主席。「教育平權運動」的創辦人之一的弗伊(Kirsten John Foy)表示,他絕對相信宣傳攻勢在白思豪的取消特殊高中考試計劃今年在奧本尼流產中所起到的作用,他認為該組織成功地利用了有關特殊高中「極度缺乏多元化」這一話題,引發了關於教育系統改革和政策的「真正辯論」,將改變所有學生面對的教育現實。

白思豪指責「教育平權運動」

而白思豪政府則指責「教育平權運動」所聲稱的勝利是在維持將少數族裔排除在特殊高中外的現狀。市長發言人高迪斯坦表示:「當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都在慶祝將非裔和拉丁裔排除在紐約市最好的高中之外時,這是令人感到沮喪的。這場鬥爭還未結束,我們會永遠和紐約市的孩子站在一起。」
文章還表示,「教育平權運動」運用資源來支持一些政策性的建議,為保留特殊高中考試加碼,這些建議包括在每個區新增兩所特殊高中、為所有中學生提供免費考試輔導、倡導擴展全市天才班項目、要求所有8年級生參與特殊高中入學考試等。
除「教育平權運動」外,還有其他團體投入資金以對抗白思豪的計劃。文章指出,一個由家長和特殊高中校友組成的、大多數人代表亞裔學生利益的團體自1月成立以來,就向遊說團體Parkside Group支付了3筆各為1萬元的報銷費用,但該團體卻沒有匯報任何遊說活動的開支。
白思豪的計劃在奧本尼眾議員教育委員會過關,但卻從未在參議院被提上議程,且它繼續引發一些亞裔學生、家長和倡權者及校友組織的擔憂,他們擔心該計劃會導致歧視和學術嚴謹性的下降。
不過,有立法者和觀察者表示,支持保留特殊高中考試的宣傳活動與奧本尼其他頂級的、投入巨額資金進行遊說的行動相比還相去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