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欺凌問題一直備受關注,市府已投資800萬元加強工作。Gregg Vigliotti/紐約時報
校園欺凌問題一直備受關注,市府已投資800萬元加強工作。Gregg Vigliotti/紐約時報

本報訊

於2年前發生的布朗士學校一名受欺凌學生反擊,導致一死一傷校園血案,引起全市關注欺凌問題嚴重失控。自那時開始,市教育局官員稱已積極解決欺凌行為,包括增加教師培訓及學生輔導。可是,家長及維權組織卻批評市府的工作遠未足夠。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根據州數據顯示,於2017至2018學年之內,全州合共報告發生6437宗校園欺凌事件,相比之前一年為4105宗。此外,網絡欺凌事件也以每年超過1000宗的迅速步伐增加。
於早前公布的州主計長報告指出,校園欺凌問題愈益嚴重,例如學校人員盡可能地降低事件的嚴重程度,並甚至不報告某些違規行為。紐約州主計長狄納帕尼(Thomas P. DiNapoli)當時表示,市教育局應做更多來保護學生。可是,當局官員卻對報告提出質疑,並指市府正投資800萬元用於反欺凌行動。
事實上,部分學生在遭受欺凌後,一直啞忍不敢告訴大人。16歲的布碌崙學生羅德里格斯表示,他小學時由於長得矮胖但聲音很高,因此常常被同學戲弄,但由於不想被老師視為「麻煩人」而沒有舉報。此外,羅德里格斯指有時老師也對取笑他人的同學太過寬鬆。
與全國各地一樣,市教育局一直致力打擊校園欺凌行為,包括推出網上申訴、推出反欺凌計劃,以及要求每間學校指派負責人員。
即使如此,根據2017至2018學年一項調查顯示,全市有38%公立高中學生表示校內曾發生騷擾、欺凌或恐嚇行為;而在初中更有高達50%。
校園保安工會主席弗洛伊德表示,市府對欺凌行為的打擊並不足夠:「強者挑釁弱者,而弱者則保持沉默,孩子們只能自生自滅」。
市長白思豪強調,需要加強學生的心理健康,包括上月宣布加派85名社工以解決學生危機,並加推小學階段的社交情緒學習。
此外,白思豪提出減少對非裔和西裔學生的不成比例停學處分,改為有技巧地化解學生衝突。但有一些校長反駁,指減少停學只會令教室更加混亂,因為那些麻煩製造者毋須為過分行為承擔後果。
律師瓦爾登於2016年代表23個家庭起訴市府要求加強學生保護,當局同意於今年內建立一個電子門戶網站,讓家庭追蹤學校欺凌的調查情況。
但瓦爾登表示,沒有信心新措施將起顯著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