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幅名為「一個人的球隊」的照片拍攝的是5位接受葉沙捐獻器官後重獲新生的人所組成的球隊,他們以捐贈者葉沙的名字命名球隊,五人站成一排,球衣號連起來的數字正好定格在葉沙離世的2017年4月27日。
這幅名為「一個人的球隊」的照片拍攝的是5位接受葉沙捐獻器官後重獲新生的人所組成的球隊,他們以捐贈者葉沙的名字命名球隊,五人站成一排,球衣號連起來的數字正好定格在葉沙離世的2017年4月27日。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從2003年至2018年的15年間,中國的器官捐獻率實現了從0到每百萬人有4.7人捐贈屍體器官的突破與增長,在其中扮演重要作用的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教授陳忠華即將赴波士頓參與一年一度的美國移植大會。

在紐約逗留期間,陳忠華受紐約致力於推動器官捐獻的非牟利組織LiveOnNY邀請,分享在中國推動器官捐獻的經驗並接受本報專訪。
「器官捐獻不是人們與生俱來的本性,是教育的結果。」這幾乎是陳忠華每次進行演講時一定會強調的一句話。他說,此前有不少文章認為,文化因素是推動器官捐獻事業在中國發展的一大阻礙,「我認為並不是,它與教育更相關,很多人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器官捐獻,捐獻便無從談起。在進行適當的教育之後,不少人其實是願意這麼做的。」
在器官移植領域有著37年經驗、推動器官捐獻逾20年的陳忠華說,器官捐獻是西方的舶來品。這一概念由於進入中國社會較晚,早些年被大眾知曉得較少,中國的器官捐獻率也較低。但近年來,在他與一些人的積極推動及包括歌手姚貝娜去世後眼角膜成功移植給眼疾患者的公眾人物的示範作用下,中國公眾對於器官捐獻的了解逐漸加深。目前,中國每年約有6000人捐獻器官,每年進行的器官移植臨床手術約為2萬例。

 
組織中國移植運動會

 
陳忠華說,在中國最初推動器官捐獻時比較困難,因為了解這一概念的人較少。2004年,陳忠華借鑑英國的作法開始組織中國移植運動會,歡迎那些接受過器官移植手術後重獲健康的人參與。該運動會從2004年到2019年堅持了15年,共舉辦七屆,每年約有500到1000人參與。「每個來參與的人都非常興奮。」陳忠華說,「每次我都讓攝影師聚焦他們的臉、他們臉上的笑容,通過這個運動會,公眾能夠了解到器官捐獻和移植可以拯救生命,知道器官可以通過捐獻獲得,進一步推廣了這些理念。」
陳忠華表示,除了公共宣導對於普及器官捐獻理念有重要作用外,加強器官採購組織網絡是更為重要的一環。他以目前全世界器官捐獻率最高的西班牙(屍體捐獻率約為每百萬人有47人)為例,指出西班牙高捐獻率的決定因素並非民眾自身意願、捐獻剛過世親屬的器官意願或對器官捐獻與移植法律知曉率,而是西班牙僱用了大量綜合素質較高的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這些協調員通過培訓了解到可能拒絕捐獻的多種社會心理因素,通過有效溝通扭轉這些因素產生的影響,來降低拒絕率並促成捐獻,「西班牙並沒有把全民的普及宣傳教育工作作為重點來抓,而是著力打造了一個涵蓋國家、州、各級醫院的捐獻移植網絡體系。」
陳忠華還指出,不同國家採用的「推定同意(opt-out)」或「知情同意(opt-in)」體系也是影響器官捐獻率的因素。此外,對於紐約這樣有著眾多來自不同文化、國家及宗教背景的移民的州份,加強語言翻譯服務,了解社會安全及宗教文化對於移民捐贈器官的心理影響對於推動器官捐獻也是至關重要的。

陳忠華介紹在中國推廣器官捐獻與移植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