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美兩國的專家就五四運動及其對當今中國的意義展開討論。
來自中美兩國的專家就五四運動及其對當今中國的意義展開討論。

本報記者孟莎紐約報道

時逢五四運動100周年,以及中國五四青年節正式成立70周年。華美協進社攜手北京大學大紐約地區校友會和紐約大學中國中心,於周日舉辦五四系列研討會,邀請來自中美兩國的中國研究專家共同就五四運動及其對當今中國的意義展開討論。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凡爾賽合約》將德國在山東權利轉送日本以及當時政府外交失敗的消息傳至回國,引發國人不滿,於1919年5月4日引發起一場以學生為主的運動,隨即爆發為全國性的運動。與此同時,一群接觸著各種新思潮的年輕人追隨民主與科學,反思舊思想舊制度,發展起有著「中國啟蒙運動」之稱的、探索強國之路的新文化運動。

北大提「思想自由兼容並包」

作為這一運動的中堅力量之一,當時的北京大學教職隊伍融入了以蔡元培為校長,陳獨秀、李大釗、胡適等新文化運動倡導者,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辦學方針,而這一引導學生獨立自主開放的思想亦成為五四運動的重要動力。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柯偉林(William Kirby)指出,大學的意義理應如此,在服務政府的同時,更應為激發和鼓勵學生獨立思考提供平台。
前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副院長李沉簡表示,當今中國學生在創新與獨立思考的訓練方面較美國學生有所不足。他指出,高考對中國學生而言是決定人生發展的重要門檻,故多數學生主要精力均投注於備考之中,對其他方面的培養存在忽視。強調創新與獨立思考對學生的全面發展同樣重要,須引起重視。
針對當時中國相較當今是否更為自由民主的提問,紐約大學中國中心主任張旭東坦言,自己也時常在思考這一問題,但得到的答案是「並不確定」。

自由民主發展是持續過程

他表示,自由民主的發展是一個持續的過程,並受每一歷史階段的因素影響而產生變化。他指出,當今中國仍視美國為發展的模範;同時強調,較美國而言,中國的自由民主發展歷史尚短,需要「循序漸進」地達成,表示對未來發展「極為樂觀」。作家及詩人謝凌嵐對此表示,雖然當今中國在言論自由方面尚有限,但今年有揭露部分歷史真相,視其為好的趨勢。
談及中國未來,以及是否應向西方學習這一話題,有學者認為,雙方從體制至構成均不相同,效仿或並不一定適合中國當下發展;亦有學者認為,無論中國還是西方國家,最終的發展目標實則可視為相同,但實現這一目標的途徑則各有各方,尤其基於中國悠久而複雜的歷史發展,注定其發展過程「會更加曲折」,不可同日而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