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改變立場的劉醇逸亦大力支持保留SHSAT。
早已改變立場的劉醇逸亦大力支持保留SHSAT。

本報記者周靜然、許可奧本尼報道

來自各地的家長30日向不同議員進行游說時,他們都對議題作出充分思考,致令不少議員聆聽完後認同他們的觀點,同時對市長白思豪在短絀時間取消考試進行嚴厲的批評。
身為西裔David Rem表示,「市長這個決定是錯誤的,不合法的,並嚴重犯了種族歧視。我於70年代在史蒂文生高中就讀,那時該校大部分是猶太人,布碌崙科技高中是全是非西裔。現在這些學校以亞裔學生過半數,那不是考試問題,而是市長20年前取消了天才班,造成非西裔未能充份就讀特殊高中,現在市長認為考試有問題,遏阻亞裔學生,市長沒有正視教育本質,卻?牲了不少亞裔優良學生,那就是失策和歧視。」

 
市長本末倒置大錯特錯

 
關濤說:「我們每年都身體檢查,檢查過後,就會因為血壓,血糖、膽固醇等問題改善自己飲食或吃藥來追求健康,沒有人因為不想面對自己身體狀況出問題,而說不要身體檢查。同樣地,市長白思豪不去面對教育體制出問題,只多次強調不希望一所學校太多亞裔學生,取消考試,限制他們的發展,市長實在本末倒置,大錯特錯。」
林小蓮說:「考試是客觀的,沒有因為任何關係或貧富而入讀特殊高中,現在每年應考學生約35000人,取錄只有5000人。何不保留現時特殊高中,並在五區增建殊學校,以付合需求?大家都接受SAT、ACT考試,為什麼要針對特殊高中考試呢?」
余家長說:「為非西裔增加名額,成功固然高興,有沒有想過因為名額而進校又追不上的,他們自卑又如何處理。中國人喜孟母三遷就是因為重視教育,已經有人搬離紐約去賓州。紐約市依靠中產階級賦稅,失去我們不單是教育,而是政治及經濟。我叔叔因為不滿市長已搬到佛羅里達州了。」
家長朱雅婷說,「特朗普想要靠在美墨邊境建牆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來解決複雜的移民問題,白思豪則試圖通過取消特殊高中考試來解決長期存在的教育系統問題,這與特朗普的做法如出一轍。如果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進入特殊高中的亞裔學生將數量大減,但我們的孩子可不是一夜之間就變傻的。」

 
無助修復支離破碎教育系統

 
紐約市54中學(Booker T Washington Middle School)家長教師協會共同主席Chris Giordano表示,「市府應當加強從幼兒園至8年級對各區學生提供的教育資源,讓學生們提前為特殊高中入學考試做好準備,因為在特殊高中入學考試前,不同學校的學生們的學術表現已經出現差異,白思豪的作法只是從表面上改變特殊高中的學生構成,卻無助於修復已經支離破碎的教育系統。」
紐約市教育局第二學區社區教育委員會成員John Keller說,「非裔和拉丁裔與亞裔和白人學生之間的『成就上的差距』已成為探討特殊高中入學考試時自動會聯想到的話題。然而,『成就上的差距』背後的更深層的原因實際上是『機會上的差距』。三年級的閱讀能力是預測學生高中畢業率的最佳指標。但教育局卻幾乎取消了非裔和拉丁裔社區的小學天才班和提高班項目,這種做法從1990年代開始施行,以那時的布碌崙科技高中為例,該校51%以上的學生為非裔及拉丁裔,而如今全市1萬6000名天才班學生中只有1/3為非裔或拉丁裔。」
「因為市長這個決策,造成校內學生因為族裔和配額而變得緊張,對於強調族裔多元化的紐約市,這幅景象實在是諷刺。」一位家長說。

史塔文斯基議員在記者會歡迎華人家長,並獲贈T恤。

華人昨日奧本尼有團隊精神。

家長向議員進行游說時表達華人對教育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