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Mary Alice Miller成為場上支持市長改革方案的少數發言人之一。
非裔Mary Alice Miller成為場上支持市長改革方案的少數發言人之一。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在11日由州參院紐約市教育委員會主席劉醇逸主辦的SHSAT首場論壇上,「種族主義」(racism)這個詞成為發言者使用頻率最高的詞之一,很多發言者紛紛指責市長白思豪和教育總監卡蘭扎煽動族裔對立,但也有非裔發言者為市長的改革計劃辯護。
華裔律師、學術優異基金(Scholastic Merit Fund)主席郭文說,非裔應當理解亞裔勤奮努力卻受到打壓之後的心情,而亞裔也應當理解非裔在維權運動史上起到的重要作用。
隨著特殊高中改革問題引起的爭論愈演愈烈,加之媒體對族裔問題的渲染,種族矛盾已經成為這場辯論中不可忽視的因素。昨日論壇上的發言人,很多都提到了「種族主義」這個詞。
特殊高中考試的白人支持者Charlie Vavruska說教育總監卡蘭扎一上任就推文使用「憤怒的白人家長」、「亞裔佔據了特殊高中」這樣的說法,逼得劉醇逸最近明確指責他的改革方案才是種族主義。「我愛紐約,不想看到她分裂,不要讓卡蘭扎繼續分裂我們的社區。」他說。

特殊高中改革就是新排華法案

布碌崙科技高中校友基金會主席Larry Cary說,特殊高中一直都是少數族裔為主的學校,二戰前學生大多是猶太人和歐洲移民;七八十年代,布碌崙技術高中非西裔佔多數,而現在亞裔為主,這一點也並未改變。
曾擔任史岱文森家長會華人外展會會長的林小蓮說,市長的方案讓少數族裔站在對立面,卡蘭扎煽動種族主義,而對很多亞裔家長來說,特殊高中改革方案就是當代新排華法案,如果法案通過很多亞裔家長將會搬離紐約市。
同源會會長陳慧華在發言中感謝劉醇逸明確指出市長的方案是種族主義。她說,當年華人修建鐵路,一天能修十英里,結果卻因為能幹招來了排華法案,如今的特殊高中改革方案與當年的情況如出一輒。華裔家長朱雅婷在發言中指責市長「並沒有幫到非、西裔的學生,卻以歧視對待亞裔學生,還使紐約市陷入了近30年來最分裂的時段。」
非裔發言人Mary Alice Miller情緒激動,她說自己和兩個妹妹都是史岱文森畢業,聽眾們正要為她鼓掌,她卻說,「我不需要你們鼓掌。」她接著說到她深知教育不平等影響了很多非裔孩子的前程。「你們來自中國,北京不也有教育不平等的事嗎?」她說。她說自己聽到特殊高中考試的支持者說更多非裔進入特殊高中會拉低特殊高中的教育水平,覺得非常氣氛。「市長的改革方案不是種族主義的,那是德克薩斯大學已經成功使用的錄取方法。」她說。「不要說非裔進入特殊高中就拉低了特殊高中的水平,公立學校是屬於所有人的。」郭文在發言中說,如今很多民權運動的果實是非裔打鬥陣努力爭取來的,這一點亞裔不應忘記,「亞裔不應與非裔西裔兄弟姊妹們去爭特殊高中名額,而是促使紐約市建立更多的優質學校,讓大家都能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