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周靜然特稿

4月2日在華埠松柏大廈舉行市長辦公室最後一次關於監獄社區會議,本報記者在樓下門口,被市長辦公室職員以「私人會議」為理由,拒絕記者入場。
改革司法制度是並不單單是囚犯問題,關閉雷克島監獄而在紐約四區的民居興建監獄影響至大,為了聽取民意,市長辦公室創建了鄰里諮詢委員會(Neighborhood Advisory Councils,簡稱NAC),邀請各區內的相關組織參加會議,但每次NAC會議,記者全部禁止參加議會。

 
參加者能否全面代表民意

 
市長社區事務聯絡專員Marcus Carrion回應,NAC純粹是建議性的會議,旨在監獄參與過程做好準備。會議的目的是提供個人反對和支持的意見,當中不乏曾經有坐監經歷的人,若想讓這些人誠實坦率地表達意見,市政府才能得到誠實和坦誠的答案。特別是那些有刑事罪案的個人故事,他們可能不願與媒體分享。
選擇可參加NAC會議的人全由市長辦公室查詢社區組織下所建議,華埠NAC會議最初約30至40人,但經過數次討論後,已減至20多人,在華埠巴士打街心臟地帶,在松柏老人大廈的旁邊興建一座45層高的監獄,那20多NAC參加者能全面代表民意嗎?
這些「受邀」及「特權」的參加會議人士,是否在社區有個人利益,是否與市長辦公室有個人關係,都沒有被報道及監督,那司法改革是否基於民意,完全沒有標準。

 
美國憲法保護新聞自由

 
在美國這個充滿人權與自由的國土,新聞自由是其中最可貴憲法之一,如果在一敏感度高的記者會,一些受訪者不願見報,他通常可以先此聲明不願公開個人資訊下才發言或被拍照,媒體通常都會尊重受訪者意願,一旦犯規,那家媒體可被趕走或下次不再受邀請,這是傳媒界的常規。
據悉,受邀參加NAC而有刑事記錄者幾乎屈指可數,他們顧慮不單多此一舉,也為市長招來更差的名聲。市長辦公室並對參加會議的人表示,現場不可以錄影及錄音,顯然在這監獄敏感議題上,採取封閉態度,減低民眾與政府的衝突。
一邊强調政府必須高度透明,才是對選民負責,一邊卻阻止民眾在關鍵事情上的知情權,除了批評市長口不對心,口講一套,實做另一套外,白思豪再一次為矢言說消除「雙城記」的豪言應自打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