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在2日傳心家長協會舉辦的記者會伊始,3位家中有自閉症患兒的華人家長為在座的嘉賓們呈現了一出短劇,而劇本的內容是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切實經歷。該會會長雷葉玉嬋就是一個有著兩個自閉症兒子的母親,當她講述自己的創會初衷及經歷的種種難關,一度哽咽不已,「那些帶有貶抑及歧視的行為,對需要照顧特殊需要子女、已經疲憊不堪的父母來說,等如在傷口上撤灑鹽。」
「當我得知兒子患有自閉症時,就如同天塌下來了一般。」雷葉玉嬋對得知大兒子患有自閉症的那一刻的心情仍記憶猶新。當時雷葉玉嬋對於自閉症還沒有太多的了解,被絕望、悲傷、沮喪情緒包裹的她一度無法與丈夫雷永麟就孩子自閉症的話題進行正常交流,「根本無法談自閉症的問題,一說起來兩個人就流眼淚。」
雷葉玉嬋記不清度過了多少個失眠的夜晚,「我還曾經想過自殺,想過放棄。」而作為自閉患兒的家長,她與丈夫還要面臨更加殘酷的現實——公眾尤其是華人社區對自閉症了解甚少,許多人對自閉症患兒的異常行為表達出負面反應,讓家有自閉兒的家庭和父母感到羞恥。有的人不諒解,對自閉兒在公眾埸合表現的怪異行為指指點點,批評自閉兒 「沒有家教」,甚至有人埋怨家族裡有人做了壞事,所以才生了自閉兒。
雷葉玉嬋清楚地記得,自己帶著兒子前往一間擁擠的麵包房時,兒子反常的舉動引起了店員的注意。當時一名店員小聲地對旁邊的店員說,「看,這是個傻仔。」他們還看著雷葉玉嬋鄙夷地說她生了個傻兒子。這一切讓雷葉玉嬋出離了憤怒,她立刻走上前說道,「我兒子不傻,他是自閉症患者。」
但這一切並沒有擊垮雷葉玉嬋,她與丈夫查閱了許多有關自閉症的知識,帶著兒子參加許多活動,也積極同多個服務自閉症患者的機構聯繫並尋求幫助。如今,她的兩個兒子都健康地長到了21歲和18歲,她認為應當用自己的經驗去幫助更多的人,讓其他人少走自己曾走過的彎路,同時,也應當通過行動破除人們對自閉症的迷思。
雷葉玉嬋與多個家長成立的傳心家長協會在過去三年裡,從一個很小的家庭組織,發展到現在的有著四百多人的網絡組織,不僅與市區工作機構保持密切聯繫,還希望通過發聲讓政府部門和所有有關部門改善服務。
雷葉玉嬋說,四月份的活動有兩個目標,一方面是讓不認識自閉症的公眾能夠對自閉症多一點理解。另一方面也希望有特殊需要的家庭能夠更勇敢地站出來,讓大家知道他們的存在,「我們不是透明的,這樣公眾才會更多理解和關愛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