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眾議員查爾斯拜倫召集記者會,為特殊高中改革法案造勢。
非裔眾議員查爾斯拜倫召集記者會,為特殊高中改革法案造勢。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非裔州眾議員查爾斯拜倫和他的太太、市議員英奈絲拜倫21日在市府門前舉行集會,為查爾斯於眾院提出的取消SHSAT法案造勢。到場參加的民選官員和維權人士表示,目前的特殊高中錄取太不公平,一考定乾坤的制度必須廢除。查爾斯也針對州參院紐約市教育委員會主席劉醇逸做出的今年不會讓特殊高中改革法案提上議事日程的承諾說:「劉醇逸應該覺得羞恥。」

激進派非裔領袖查爾斯拜倫是州立法院取消特殊高中考試的主要推手,多年前,在市長白思豪尚未當選時,查爾斯就已經開始在州立法院提出意在取消特殊高中考試的法案,一直未獲廣泛支持。當年曾是市議員的查爾斯獲選州眾議員後,他的太太英奈絲取代他成為該選區市議員,同時多次在市議會提出決議案,支持州立法院特殊高中改革法案,也從未獲得通過。

史岱文森只錄取了7名非裔

昨日的集會上,查爾斯和英奈絲說,剛剛公布的特殊高中錄取數據顯示,非裔西裔在特殊高中錄取的新生中仍然只佔零頭,史岱文森只錄取了7名非裔,令人髮指。英奈絲說當年她當公校老師時曾經有個學生因為一次考試沒考好差點被初中拒收,她出面跟校長說情才讓學生獲得錄取,結果學生一路成績優異,今天已經成為成功的醫生。「一個考試不能測出學生的素質。」她說。
多位非裔和白人眾議員和市議員到場聲援拜倫夫婦,白人州眾議員艾普斯丁(Harvey Epstein)說,每個孩子其實都有天賦,但特殊高中考試系統根本不允許這種天賦存在,「有那麼多有優秀的非裔學生,但在考試系統下只有7名被認為足夠優秀進入史代文森,這個本身就是種族偏見。」
非裔州眾議員布雷克(Michael Blake)說:「我們聽到了亞裔兄弟姐妹們的聲音,但這並不是一個種族問題,系統不公必須做出改革。」非裔市議員康柏(Laurie Cumbo)說她當年就讀布魯崙科技高中,就是靠補習才進去的,「考試讓有的人覺得高人一等,而有的覺得自卑。」另一名非裔市議員阿丹姆斯(Adrienne Adams)說,她當年想考史代文森但沒考上,那一天的難過讓她永世難忘。
除了一些西裔和非裔組織之外,亞裔兒童和家庭聯盟代表也到場支持,共同總監梁韶律、政策協調員Tasfia Rahman等都表示,特殊高中多元化對亞裔學生也有好處,至於能否通過擴展天才班讓更多孩子達到特殊高中考試的要求,她們認為,讓四歲的孩子通過考試進入天才班更加殘忍。
提到劉醇逸之前曾表示今年不會讓特殊高中改革法案提上委員會的意識日程,查爾斯拜倫說:「劉醇逸只是一個人,我們已經得到了很多參議員的支持。劉醇逸應當覺得羞恥,我們曾經在很多亞裔議題上幫過他,他現在應該站在我們這邊來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