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宮女群舞婀娜多姿。周靜然攝
塞外宮女群舞婀娜多姿。周靜然攝
中國古典舞為主,加入芭蕾及現代舞多元化。周靜然攝
中國古典舞為主,加入芭蕾及現代舞多元化。周靜然攝

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昭君出塞故事耳熟能詳,中國歌劇舞劇院以舞劇編寫《昭君出塞》搬上舞台,結合演員精湛舞技、低沉悲涼音樂伴奏、氣派恢宏的舞台設計、漢風胡韻同台、笙歌妙舞兼具的演出扣人心弦。

大幕拉開,在緊張的鼓樂聲中,截然不同的舞步、音樂和形態同台展現,劍拔弩張的氣氛和文化對立帶來的視覺衝擊,將觀眾捲入兩千多年前的西漢。通過細膩的處理與豐富的表現力,不僅展現了王昭君「落雁」的美貌,更刻畫了王昭君出塞的心路歷程,表現了其在漢匈關係中的重要地位及深遠的影響,塑造了更加豐滿的人物形象,弘揚了王昭君身上的民族大義以及以她為代表的「和」文化。

烽火矗立哀鴻遍野

塞外邊疆、風聲鶴唳,烽火矗立,哀鴻遍野。當最後一位難民緩緩倒下時,嗚咽的塤聲響徹全場。舞劇《昭君出塞》由此拉開帷幕,通過序《烽煙》、一幕《和親》、二幕《出塞》、三幕《賀婚》、四幕《寧邊》及尾聲《共榮》步步推進,始於戰火烽煙,終於友好團結,講述了漢皇「寧邊思傾國」,昭君「請纓赴塞上」,並終老塞上,完成寧邊使命、促成民族和睦的歷史佳話。
緊張的鼓樂聲中,漢軍與匈奴軍隊的對峙展開,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自願和親的昭君在此時登場,一襲紅裘之下,昭君艷壓群芳,舉朝皆驚。漢元帝嘆息悔恨之時,琵琶聲起,昭君與呼韓邪在漢宮的初次相見,被一段曼妙的雙人舞解讀地如初戀般動人。昭君的出塞之路走了兩年,苦楚卻被愛情的味道融化——漫天星空下,昭君孤獨起舞,老單于目光所及皆是昭君,甜蜜的氣氛瀰漫整個劇場。老單于辭世後,昭君思唸成殤。舞劇將這一段「心路」幻化成昭君的幻象,看不見的情愫化作眼神、動作,肆意舞出,讓觀眾不禁潸然。傷心往事埋心頭,為了維繫邊境的安定,昭君從「胡俗」再嫁,再次挑起安定邊陲的重任。
舞劇最後,那一襲熟悉的紅裘之下,昭君已是華髮滿頭,那一捧老單于為她帶去的「故土」被她撒向了匈奴大地。兩任單于、數十年堅守……昭君將自己的一生嫁予了匈奴、嫁予了天下和合。
由中國歌劇舞劇院創排的舞劇《昭君出塞》對古老的故事進行了全新解構,全劇從昭君這樣一位和親女性的視角審視家國情仇,對自由的嚮往給角色賦予了新的時代意義。導演孔德辛和她的團隊所選取的全新視角以及她本人作為一名女性的覺悟,使得這部舞劇「新」意疊出。

舞蹈類型豐富多樣

劇中的舞蹈類型豐富多樣,以中國古典舞為主,同時融入了現代舞和芭蕾舞元素,獨舞、雙人舞與群舞層層鋪展、絲絲緊扣,視覺效果具感染力;舞劇的音樂被賦予了獨特的語言,琵琶展現昭君內心的苦楚、漢軍士兵配以打擊樂和人聲伴奏、匈奴則用蒙古族音樂元素表現、蒙族女子舞蹈加入羯鼓和胡笳、巫師驅疫舞蹈加入口弦和馬頭琴,疊合在一起,使得這位中國歷史上有著「落雁」之容的女性形象更加真實、完整、立體。
舞劇《昭君出塞》來美演出,得益於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有限公司創立的文化交流品牌「中華風韻」。自2009年創立以來,已先後在美加、歐洲、澳大利亞、新西蘭等12個國家劇場累計演出580餘場,吸引現場觀眾達百萬人次。
《昭君出塞》於3月21日至24日在林肯中心大衛寇克劇院演出4場。

曼妙的雙人舞襯托出深情。周靜然攝

漢軍匈奴軍隊對峙,舞姿具張力。周靜然攝

全體舞蹈員與製作單位、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及總領事黃屏大合照。周靜然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