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停搜身曾是最具爭議性的警務執法工作之一,亦導致聯邦監督改革。Natalie Keyssar/紐約時報 
截停搜身曾是最具爭議性的警務執法工作之一,亦導致聯邦監督改革。Natalie Keyssar/紐約時報 

本報訊

 

紐約市警務處現在已幾乎終止具爭議性的截停搜身行動。一份最新報告指出,被警員在街上截搜的平民人數,從前市長彭博時期在2011年最高峰時的近70萬人,大跌至2017年僅1萬2000人。

《紐約郵報》報道,根據紐約公民自由聯盟(New York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研究報告,自8年前達到峰值以來,截停搜身的數字大幅下降了98%,最重要的是,執法改革並未導致犯罪率飆升。
儘管如此,該民權組織指出,紐約市警務處要解決帶來爭議的種族不平衡問題,眼前仍有很長的路要走。這份名為「白思豪年代的截停搜身」報告的共同作者沙姆斯說,「儘管截停搜身數字有所減少,但紐約市警務處在種族差異方面幾乎沒有任何進展。」2014至2017年間,在街上被截搜人士中大約80%為非裔及拉美裔;此外,一旦非裔及拉美裔人士被截停的話,他們較白人有更大可能被當場搜身,但最後被發現藏有武器的機率較少。紐約市警務處發言人表示,截停搜身數字大跌,顯示出警務方向的變化,「這種情況反映出在過去幾年來,警務處的戰略重點轉移到精確鎖定犯罪分子,因此,截搜、逮捕和傳票減少,與此同時,繼續將犯罪率降至創紀錄的低水平。警方官員指出,部門目前已實施新的培訓,包括模擬情景練習,以確保警員的截搜行動恰當並符合憲法標準。此外,當局還加強了警察學院招聘課程,以及改革報告審查制度。
發言人強調,整體而言,這些改革除了令紐約市成為全美國最安全的大城市之外,還大大地降低了警民之間的對抗性接觸。可是,當局並沒有回應報告中關於種族差異的質疑。紐約公民自由聯盟認同市警在改善「侵犯性」警務行為方面採取的積極措施,但強調這只是警察文化轉變的開端。聯盟傳訊主管利伯曼說,儘管整體數字有所下降,但其實還暗藏一些令人不安的數據,如平民在街上被截停後,有2/3可能被當場搜身,但發現武器的比率只有6.5%;有高達2/3的截搜行動最終沒有提出任何指控;14至24歲非裔男子遇到最嚴重的種族差異問題,他們被截搜的風險最高。期內截搜最多的分局是皇后區奧松公園(Ozone Park)南霍華德海灘(Howard Beach)的第106分局,而最少的則是位於格林威治村的第6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