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迪耶於2017年在課室刺死及刺傷同學。Gregg Vigliotti/紐約時報
塞迪耶於2017年在課室刺死及刺傷同學。Gregg Vigliotti/紐約時報

本報訊

 

於2017年由於不堪欺凌而在校內掏刀刺死同學的19歲學生塞迪耶,向市府及教育局提出起訴,指責當局未能保護他免受同學的長期嚴重騷擾。

據《每日新聞》報道,根據14日提出的訴訟,同性戀的塞迪耶在野生動植物保護學校(Urban Assembly School for Wildlife Conservation)飽受欺凌,自6年級至高中以來,一直被同學嘲諷、恐嚇、盜竊和暴力對待,但先後就讀的4間學校內,所有教師和員工都沒有人挺身干預或阻止。
法庭文件寫道,「讀書多年以來,塞迪耶由於性別及可能性取向,一直受到同齡人的嚴重欺凌。但是,幾乎所有教育局人員,包括教師、輔導員、學區官員等,都沒有採取行動,沒有人按照法規和條例,報告如此惡劣和持續的行為。」
訴訟指出,隨著塞迪耶長大,遭到的欺凌不減反增。塞迪耶於6年級時曾留長頭髮,希望把頭髮捐給患癌兒童,可是卻被其他同學取笑為「女孩子」,並且拉址他的頭髮。在上了初中及高中之後,塞迪耶開始遭到同學的拳打腳踢,更有人偷走他的書包和外套,情況變本加厲。
事件的引爆點是2017年9月27日,塞迪耶在校內不堪欺凌,掏刀刺死15歲的麥克里及刺傷16歲的拉博伊。塞迪耶向當局表示,當時他們兩人不斷以花名取笑,更
鋼筆和其他物品擲向他,而2名老師只是冷眼旁觀,令他終於忍不住採取自衛行動。
塞迪耶向市府及教育局提出的起訴,並未指明賠償金額,但自稱遭受「持續嚴重的情感損害」,並且將會影響一生。其代表律師沙納漢指出,塞迪耶在公立學校的經歷,是一場「欺凌和騷擾」噩夢。
沙納漢表示,無論他的當事人如何反應,欺凌者只是變本加厲,情況愈來愈糟。他說,塞迪耶目前在保釋期間與一位親戚同住。
兩位受害學生的家人指責是塞迪耶欺負他們,但警方在進行調查後表示,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此類欺凌行為。
麥克里的家人去年夏天向塞迪耶、紐約市警務處及市教育局索償2500萬元,指責當局未能監管學生。
市教育局發言人表示,目前正對訴訟進行審查,並指任何欺凌指控都必須得到最嚴肅的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