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討論特殊高中錄取改革。
專家討論特殊高中錄取改革。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在保守機構曼哈頓研究院21日舉行的教育與族裔問題研討會上,代表華裔家長就市府特殊高中改革問題狀告市府的太平洋法律基金會的董事、曾任小布殊政府司法部法務辦公室副助理部長的柳約翰(John Yoo)一開場就感謝市長白思豪和教育總監卡蘭扎。他說,二人在特殊高中改革問題上犯了法律上的大忌,使這單案件對原告來說「太好贏了。」柳約翰和另外兩位嘉賓,紐約同源會會長陳惠華和曼哈頓研究院教育政策主任多曼尼克(Raymond Domanico)也將紐約市的特殊高中改革和亞裔狀告哈佛招生歧視案對美國深遠影響作出綜合分析,而這場論壇舉行的地點正是曼哈頓中城哈佛俱樂部。

柳約翰在費城長大,但他的太太是史岱文森高中的學生,並從那裡考入哈佛,兩人在哈佛校園結識。他笑說:「我是這些教育項目的受益人啊,如果沒有這些項目,我可能至今還是單身漢呢。」他說,在政府族裔歧視案件中,原告方最大的挑戰就是證明政府的行動確實是基於族裔原因,而白思豪在這個問題上一開始就明確說這項改革希望能改變亞裔佔去特殊高中70%名額的現狀,而卡蘭扎後來又說這些優質教育資源不該被任何一個族裔獨佔,「這簡直是向對方提供了強有力彈藥,我還沒見過任何一個案件中有政府官員主動承認他們有這樣的想法的。」他說。
柳約翰說美國最高法院的判例只有兩例曾經允許對族裔因素加以考慮,其一是戰時特殊情況,另外就是前幾年白人考生費雪狀告德克薩斯大學的案例。但「我相信高院一定會發現這是個錯誤,如果你不允許在招工或警察維持治安中考慮族裔因素,有什麼理由單單允許教育招生上考慮族裔因素呢?」他說,之前的大法官甘迺迪原本是支持招生中考慮族裔因素的,後來也被說服,寫下:「停止基於族裔背景歧視的方法就是停止族裔歧視」這樣的判詞。現在甘迺迪被特朗普總統選定的保守派大法官卡文納取代,「我很難相信高院會繼續允許招生考慮族裔因素。」他說。他也表示,如果這樁案件的判決結果出錯,將打開防洪閘門,包括律師資格考試等在內的一系列考試都將受到挑戰。
陳惠華則表示,哈佛招生歧視和市長的特殊高中改革就是當代的排華法案,她說,市長口口聲聲說增加多元性,但多元並不只意味著非裔和西裔,亞裔人口佔全世界人口的一半左右,亞裔本身也很多元。她也說,按照市長的方法將不能達到要求的學生硬塞入特殊高中,到時候學生功課跟不上,學校可能不得不為他們開設慢班,「這樣只不是把分化從外面擴展到同一個校園裡面。」另外,她也提醒說,那些被強塞進來的孩子其實也很聰明,他們很快就會知道他們為什麼能進入特殊高中,這背後的原因對他們將是一個打擊。

 
多元並不只意味著非裔和西裔

 
多曼尼克表示,在特殊高中改革問題上,市長和教育總監把情況搞得好像是上不了特殊高中就不可能得到優質教育,其實他的研究發現,全市有二十個以非、西裔為主的高中,畢業率超過90%,畢業生達到升大學水平的比例達到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