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醇逸批評,市長提出的改革方案令人彼此對立。Haruka Sakaguchi/紐約時報
劉醇逸批評,市長提出的改革方案令人彼此對立。Haruka Sakaguchi/紐約時報

本報訊

市長白思豪提出的特殊高中招生改革建議,被指會造成高度分裂,有亞裔學生指責,提案將迫使他們與非裔及西裔直接對立,與市長提出的教育公平的想法背道而馳,州參議員劉醇逸更批評將加劇競爭。但也有亞裔支持提案,認為市長只是未能消除社區疑慮。

根據白思豪提出的廢除入學考試的計劃,市內每間中學成績最佳的指定比率的學生,將自動獲得8間特殊高中的學額。最近一份報告預計,在新規之下亞裔學生將減少一半,而非裔學生則增加5倍。
《紐約時報》跟多位特殊高中的亞裔畢業生交談,發現他們對市長的提案各持不同意見。
在皇后區貝賽(Bayside)長大、布朗士科學高中(Bronx High School of Science)畢業的州參議員劉醇逸說,他對提議保持開放態度。
作為州參議會紐約市教育委員會的新任主席,劉醇逸將左右特殊高中入學試的命運。劉醇逸說,「亞裔美國人跟所有人一樣,都十分關注紐約市缺乏多樣性的問題。」但他對於白思豪及市教育總監卡蘭薩(Richard Carranza)提出建議的方式感到憤怒,「白思豪把高中招生問題變成基於種族的零和競爭,令人彼此反目,這是絕不能發生的事情。」
在皇后區艾姆赫斯特長大的金洙(Soo Kim,音譯)畢業於史蒂文生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5歲時從韓國來到皇后區,他強烈反對市長的計劃,「學校的不同取決於其招生選擇,一旦改變的話,即是把所有東西推倒重來。」
作為史蒂文生校友組織主席的金洙,積極參與今次招生改革計劃的辯論,「人們說這是隔離措施,那怎麼可能?有些話太苛刻了。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壞人」。
至於在曼哈頓華埠長大、布碌崙科技高中(Brooklyn Tech High School)畢業的關帕克(Patrick Kwan,音譯),則支持市長的改革計劃,但表示也明白外界的疑慮。
他表示,不相信在升學到特殊高中會幫助亞裔攀上美國政商界的高端,「考入特殊高中不代表一定會成功,在其它學校畢業也不一定失敗」。但他指出,白思豪的問題在於宣布計劃之前沒有諮詢亞裔領袖,令他們覺得受到忽視。
至於在史蒂文生高中畢業的馮菲力(Philip Fung,音譯),雖然支持積極行動政策,但反對市長的計劃。
馮菲力表示自己內心掙扎,一方面認同精英學校應該增加種族多元化,但擔心一旦改變做法的話,將令很多亞裔家庭失去學額。他希望改革可以增加非裔及西裔學生的比率,但反對白思豪「實驗式」計劃,認為不應各走極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