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郭秀云(一排左四)反對取消小費抵薪。
服務員郭秀云(一排左四)反對取消小費抵薪。

本報記者顏星悅紐約報道

紐約州長柯謨於去年初提議取消「小費抵薪」(tip credit)政策,讓依賴小費的員工達到紐約州最低時薪15元的目標,此舉遭到眾多華裔餐飲和美甲業者的強烈反對。服務者公平運動和「好客聯盟」(Hospitality Alliance)於29日在華埠召開集會,約有60名業者現身說法,反對取消該政策。

「俗話說『一闊三大』,小費抵薪政策一旦取消,老闆和員工都受損失。老闆的人工成本將增加,員工的工作積極性會大打折扣。」金豐大酒樓的老闆藍建明說,「金豐成立於1978年,目前共有200名員工,其中60人依賴小費生活。過去三年最低時薪不斷增加,我的所有員工薪水一共增加約100萬元。為了開源節流,我不得不減少員工的工時,原本一周工作40個小時,現在減到38個小時。菜餚價格也隨之上漲,平均每年漲5%,如果再漲下去,我擔心食客會流失。」他認為取消小費抵薪後,食客會自動減少小費,對員工來說又是一種打擊。
服務者公平運動的成員曹錦明從事餐飲業,他表示10年前在曼哈頓中城的餐館做服務員,一個月工資只有300至500元不等,但加上小費,每月工資可超過2000元。現在小費依然是服務員的主要收入來源,雖然時薪不高,但加上小費,服務員的平均時薪可達20至25元,取消小費抵薪后僱主必須提供最低時薪15元,服務員收入反而減少。

小費不等於性騷擾

取消該政策的支持者曾指出,不少依賴小費的女僱員不得不忍受上司或客人的性騷擾。「好客聯盟」的執行總監瑞吉(Andrew Rigie)對此反擊,「如果真是如此,為什麼不乾脆取消小費,反而還繼續保留小費制度?」他還認為,取消小費抵薪無法減少「薪資盜竊」(wage theft)現象,一些僱主甚至會因此裁員或減少工時,進一步降低員工的收入。
「我在餐館做服務員約有10年,過去多年提高最低時薪,並沒有給我買帶來好處。雖然現在的老闆是依照法律提升時薪,但我的工作時間被削減,工作強度增加,小費收入也減少了。在華人社區絕大部分服務員無法拿到最低時薪,這眾所周知,因為政府沒有嚴格執法,這對遵守法律的僱主來說是不公平的,也任由薪資盜竊發生。」郭秀云說,「希望政府加強執行勞工法,而不是取消小費抵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