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蘭薩(中)表示,州府名單上的學校,許多都在貧窮及遊民學生社會服務方面表現出色。Kevin Hagen/紐約時報
卡蘭薩(中)表示,州府名單上的學校,許多都在貧窮及遊民學生社會服務方面表現出色。Kevin Hagen/紐約時報

本報訊

紐約州府官員17日公布全州表現最差的245間學校名單,以定出全州處於最低端的5%公立學校,紐約市有124間學校上榜。州教育廳長艾莉雅(MaryEllen Elia)強調,推出名單並非為了點名羞辱,只是希望校方改善表現。

綜合《華爾街日報》及《每日新聞》報道,這是紐約州首次使用2015年聯邦法律規定的新評級系統,讓州府可以有更大自主權判定學校表現,並且必須提出改進計劃。紐約市有84間學校被列入最低端的「需要全面支持和改善」名單,另外有40間被列作需要「針對性」支援。
州官員表示,新評級方法更加全面,除了利用閱讀和數學考試成績及高中畢業率之外,也會納入部分年級的科學和社會研究科目成績、學生長期缺席率,以及非英語學生的進步程度。
新系統還著重於個別學生的成績進步表現,而不是單單抽取其中一年的學業成績。此外,如果有學生應考大學先修課程(Advanced Placement),學校可得到額外分數。
雖然17日公布的「需要全面支持和改善」學校名單之中,有部分已是低績效名單的「常客」,但也有一些令人意外的名字,包括位於曼哈頓的「Central Park East 1」學校,該校被市府指標評為高於平均水平,但現在被列作表現最差。
被列入最差名單的紐約市學校,還包括布朗士Herbert H. Lehman高中及曼哈頓Frederick Douglass Academy,它們需要提出改革計劃並接受州府的額外監督。如果5年後仍沒有改善的話,就可能面臨關校的風險。
艾莉雅強調,計劃並不是旨在「殺校」,而是幫助學校改善,加強學校的問責性,以提高學生成績。
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教授帕拉斯表示,州府未能深入了解學校的能力,並質疑新評級系統是否能帶來作用。他指出,紐約市內的低績學校通常已有改進計劃,而且受到市府密切監管,即使再被州府列入最底5%名單,也不會有任何分別。
市教育總監卡蘭薩(Richard Carranza)表示,州府名單上的學校,其實已經制定了行動計劃,而且許多都是為貧窮及遊民學生提供社會服務,「這些學校中,很多都在滿足社區需求方面表現非常出色」。此外,名單中的紐約市學校,有其中4間是特許學校。
根據2015年的《每位學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所有州必須訂立學校評估系統。該法案取代2001年的《有教無類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舊法案被批評定下不切實際目標、誤判表現良好學校,以及迫使老師只專注於考試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