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大學社會服務研究生院的副教授伯克曼介紹研究成果。
復旦大學社會服務研究生院的副教授伯克曼介紹研究成果。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在剛剛結束的2018美國老年學會(The Geront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年會上,紐約復旦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的學者公布了他們近期有關華裔耆老對於生前遺囑以及臨終偏好的研究。初步研究結果顯示,講普通話的長者比講粵語的長者對於生前遺囑和臨終偏好有著更多的了解、更積極的態度,也更願意同家人探討這些話題。

該報告由復旦大學社會服務研究生院的副教授伯克曼(Cathy Berkman)以及博士劉曉芳公共發布。伯克曼指出,該研究的目的是探索美國華裔耆老對於生前遺囑(advance directive)以及臨終交流及治療的了解、態度、偏好及行為,並判斷是否與華裔長者所說的語言有關聯。目前,美國華裔長者對於生前遺囑的了解十分有限,完成生前遺囑的人並不多,關於此類問題的研究還非常少。

紐約有81萬華人

伯克曼表示,紐約的華裔人口是亞洲以外最大的華裔人群,紐約的華裔人數在2015年為81萬2410人,紐約至少有9個華裔聚居區。2000年至2010年的十年間,紐約華裔人口增長了47%。該研究對200多名華裔長者進行30至45分鐘的個人訪談,以獲得相關數據。其中,講普通話的長者佔調查樣本的57%,講粵語的長者佔43%。
調查結果顯示,相較於說粵語的長者,講普通話的長者對於生前遺囑和臨終偏好有著更多了解,對於醫療委任代理人(health care proxy)和生前遺囑(living will)都有更積極的態度,他們更願意同家人探討這些話題。而說粵語的長者則較說普通話的長者更願意委任醫療代理人,臨終時更願意採用姑息療法。

很多華人忌談疾病與死亡

劉曉芳指出,要加強人們對於生前遺囑以及臨終關懷的了解,應當加強這方面知識的普及,同時增強與家屬和醫療服務提供商的交流。
要有效實現這一目標,必須以適應華裔長者文化的方式進行,了解他們在探討臨終關懷話題時面臨的障礙。她指出,對於許多華裔長者,危重疾病與死亡仍是一個禁忌話題。同時,華裔提倡的孝道讓許多子女不惜一切代價來延長父母的生命。此外,亞裔文化中還傾向於作出集體決策。這些都是需要普及相關知識及扭轉人們觀念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本文獲得美國老年學會(GSA)新聞獎學金項目、代際記者網絡(Journalists Network on Generatiosn)及銀色世紀基金會(Silver Century Foundation)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