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官員早已提醒,「更新學校計劃」難有顯著成效。Stephen Speranza/紐約時報
教育官員早已提醒,「更新學校計劃」難有顯著成效。Stephen Speranza/紐約時報

本報訊

市長白思豪於2014年宣布聲稱將「撼動紐約市教育」的「更新學校計劃」(Renewal),大花數百萬元以改革全市94間績差學校。但在一年之後,教育局在內部備忘錄中發出警告,指有大約1/3學校最終可能無法改善,最終也失敗收場。
根據市長當時收到的內部文件指出,「要這些學校達到2017年的成績目標,必須作出干預措施。但從歷史上看,學校要在2年內達到如此改善,情況十分罕見。」
可是,白思豪似乎無視教育官員的提醒,仍然保留了大部分學校,繼續把數千名學生送入被視為「很可能失敗」、就連市府也準備放棄的課室之中。
據悉在上月一個校長會議之中,市教育總監首席助理沃森-哈里斯透露,市府已準備結束「更新學校計劃」。白思豪發言人指出,目前尚未作出最終決定。
與上任市長彭博關閉了超過100間績差學校的做法相反,白思豪採取不同的做法,希望大灑金錢來改革學校。
對於教育界來說,「更新學校計劃」的想法十分創新,也未知能否成功。但根據研究機構RAND Corporation受托政府進行的報告指出,在過去兩年以來,「更新學校計劃」未能得到太多實質的學術表現。在94間學校之中,有其中約1/4成績獲得提升後退出計劃,另外1/4已經關門或合併,餘下的50間仍留在計劃之內,暫時未知去向。
有校長表示,教育局的混亂令校長及老師也無所適從。而且官員為了盡快達標,而定下較容易達成的學術目標;至於在關閉學校時,官員也往往要考慮到帶來的政治反彈。白思豪拒絕作出回應,但發言人則辯稱「更新學校計劃」的成效,「雖然這不是靈丹妙藥,但肯定會對學生及家長的生活帶來重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