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明明在亞洲協會談《柔情史》的創作。
楊明明在亞洲協會談《柔情史》的創作。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亞洲協會中國影展上周末開幕,集中展示多部中國新銳導演的作品,21日展映中國導演楊明明的影片《柔情史》之後,楊明明與到場觀眾交流,她表示片中的母女關係和人際關係,顯示了中國女性的生存狀態,「在中國,無論是成功還是不成功的女性都是焦慮的。」
這次影展是由亞洲協會與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共同主辦,在上周末和11月18日集中展示四部中國第六代和第七代導演的作品,昨日展映的《柔情史》講述了一對居住在北京胡同裡的母女,本已複雜的代際關係加上同是單身,都面臨生活壓力和社會壓力,讓她們的關係充滿緊張不安,但同時兩人又都離不開對方,只能相依為命。中國社會的人情世故、特別是草根階層女性的生存狀態在漏雨的胡同平房逼仄的狹小空間裡展現得淋漓盡致。

源於想拍關於胡同電影初衷

楊明明說,她生長在北京南城,有過很長時間的胡同生活經歷,相對於北京的其他城區,南城更多是平民住的地方。這部電影源於她一直想拍一部關於胡同的電影的初衷,這部電影取景的胡同更多是在東城和西城,這種安排與這部電影想表達的缺乏安全感有關,「我希望電影講的不是一個宏觀概念而是聚焦到一種具體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中國習慣宏大敘事,但我認為不是只有帝王將相的歷史才是歷史。」楊明明說。
她說,中國傳統社會中認為代際關係是主要關係,夫妻關係是次要關係,這也是中國的人際關係線更複雜,而她也希望通過這部片中各種各樣的人際關係折射出整個中國的人際關係。楊明明也提到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更加增強了使這種代際關係的複雜性,「如果一個家庭有很多小孩,每個小孩所受的折磨就會少一點。」她說。

電影細節來自平時日常生活

至於影片中折射出的安全感缺失,楊明明說,安全感不只是經濟上的安全感,還有是否受尊重,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家庭造成的親屬關係現象。電影中描繪的是一個各方面都很失敗的母親,但只能從對女兒的控制中獲得存在感,希望女兒完成她沒有獲得的成功人生,但楊明明說,「在中國,不論成功女性還是不成功的女性,她們的一生都是焦慮的,她們的家庭價值有很多是因為焦慮帶來的。」
她說自己跟母親的關係不像電影裡這麼誇張,但電影中的一些細節來自平時的日常生活,而且她身邊所有女性朋友與母親或多或少都呈現出這樣的關係。「影片中的母親一生中有很多傷害,來自男人、鄰里和時代,如果沒有這些傷害她可能是個完美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