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醫師每年都帶領團隊前往涼山視察。
李醫師每年都帶領團隊前往涼山視察。

本報記者王慶剛紐約報道

「一顆雞蛋,從外面打破是食物,從裡面打破才是生命。」李尉崧醫師總是用這句話傳達他對涼山愛滋計劃的理念。打從2015年涼山計劃啟動,李尉崧帶領的團隊深入當地社區,至今已有500位涼山學童獲援,得以繼續學業,讓中國這座惡名昭彰的愛滋村不因疾病而喪失希望。

涼山計劃是美國中華愛滋病基金會的重點計劃之一,李尉崧是計劃主席,目標為幫助在中國四川省彝族自治州的孤兒。
涼山為中國愛滋病重災區,過往因為毒品猖獗,當地吸毒者共用針頭且缺乏性教育,甚至誤以為得愛滋可獲政府補助而刻意感染,導致愛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自1995年第一例確診後,至2015年已有2萬9987例感染者。這些人多數是有妻小的青壯年,許多人因愛滋病去世後,孩子就成了孤兒。

 
涼山有8000名孤兒

 
根據聯合國2011年數據,涼山地區有高達8000名孤兒;在李尉崧實際走訪的學校,800位學生中就有91名孤兒。他們失去經濟依靠,加上當地生活條件惡劣,沒有電、沒有自來水,食物只有土豆,許多家庭更是和牲畜共用空間,冬天也沒有暖氣,不少人都捱不過嚴冬而凍死。「很多小孩在我們第二年去的時候就不在了」李尉松說到這裡,不禁眼眶泛紅,哽咽落淚。
這些孤兒不一定罹患愛滋病,卻成為涼山愛滋疫情下最無辜的受害者,也往往被迫中斷學業。據統計,涼山地區小學程度的中輟率為25% 、初中為11%,還不包括未就學的孩子。李尉崧表示,涼山計劃因此從教育入手,讓孩子不因貧窮而喪失學習機會,斷送未來,也提供這些孩子正確的衛教觀念,更認識愛滋病的預防與控制。
在涼山,許多孤兒都延遲入學,且家住偏遠,有些上學要花上兩小時,他們不會說漢語,也不會寫字,更無力負擔食宿。涼山計劃的善款,就是用在資助這些孤兒生活費,提供他們餐費與住宿等。其實,涼山地區小學生一年所需只要300元美金,中學生則是500元,但足以改變當地孩子的未來。不少孩子後來都順利考上大學或職校,更有上大學的學生回去當老師。
為了保障捐助的善款都能善用,中學以上的學生都要寫獎助學金申請信,並由班主任確認屬實;隨後基金會就會審查,一旦通過,錢將透過涼山當地的「彝心助學基金會」轉交學生;學校象徵性地把錢交由學生簽收,隨即交給校方財務,代表該生一年生活費已獲補助。小學生則由老師評估需求,代為申請。李尉崧也每年組團前往當地視察與追蹤,確認每一分錢都用來幫助學生,「找錢難,但用錢更難。我們要對得起捐助者,對他們負責!」李尉松說。

 
帶領中學生參觀大城市

 
這樣的理念甚至讓李尉崧決定讓原先今年要開設的愛心班,臨時喊卡,只因財務使用尚不清楚。所謂愛心班,就是提供課程給已屆學齡卻還不能就學的小朋友,教導漢語與生活技能;這些孩子多數與外界缺乏接觸,有些連洗臉、使用廁所都不會。這兩年計劃也加入帶領中學生參觀大城市,許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見高樓與火車。
自2015年起,涼山計劃每年幫助至少100位孤兒,並逐年增加,至今已超過500人,明年更計劃資助200位孩子。李尉崧說,涼山計劃最終目的是鼓勵所有受到幫助的學童,未來能返鄉回饋社區,讓當地的系統正常運作。即將於本月23日舉行的十五周年慶祝活動及籌款晚會,希望能匯集眾人的愛心與善款,大小捐獻都歡迎,讓涼山的孩子破「蛋」而出,成長茁壯。
晚會收入將全數資助基金會在美國與中國的慈善工作,如須更多訊息,包括捐贈、贊助或購票,請聯繫(718)358-9888或info@chinaaidsfund.org,或上網www.chinaaidsfund.org

李尉崧醫師為涼山計劃主席。

涼山當地孩子生活窮困。

公益團親至涼山與孩子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