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毓琳(左二)召開社區會議。
牛毓琳(左二)召開社區會議。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市府昨(15日)公布包括華埠在內的全市四所新建監獄計劃詳情後,州眾議員牛毓琳於當日下午在中華公所禮堂召開緊急社區會議,到場社區人士異口同聲批評建監獄計劃缺乏透明度,在社區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確定了新監獄選址。眾人一度將矛頭指向曾就此事與市府接洽的市議員陳倩雯。至於市府曾經考慮的在中央街新建監獄和擴建白街拘留所兩個方案,與會社區人士表示:「我們兩個都不想要。」

市長一次又一次把社區蒙在鼓裡

昨日的會議由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主持,華埠很多主要僑團代表和社區活躍人士到場。牛毓琳說,監獄方案從計劃制定到出台,她的辦公室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她說,從李文頓之家改建豪華樓、伊莉莎白街花園問題、兩橋地區建高樓,市長一次又一次把社區蒙在鼓裡。監獄的選址再次繼續這種作風,沒有透明度,在沒有通知社區的情況下就敲定了,但華裔社區不會坐視市長一人獨裁。「我都沒有機會發表意見,唯一有機會說話的人就是市議員陳倩雯。」 牛毓琳說。牛毓琳說她為此跟市長辦公室大吵,「我說,我們只是要一點透明度。他們說政府運作就是這樣的。我說政府運作不該是這樣的。」 牛毓琳在昨日的會上說。她也說,目前的華埠拘留所已經證明並不是華埠的好鄰居。社區對拘留所帶來的垃圾成堆,交通堵塞等問題提出的意見被置之不理,新建監獄將是拘留所規模的三倍,讓華人怎能不擔心?
伍銳賢一開場就亮明態度:「對於這個計畫,華埠社區全面反對。」 他說,十幾年前華埠已經開始為停車位不足跟市府磋商,如果監獄增加到1500個床位,將會帶來更大的泊車壓力。「犯人的人性化環境成為市府關注焦點,華人的生活環境難道不需要人性化嗎?」他說。
聯成公所主席黃達良說,市政府漠視華埠的聲音,根本就沒有給華人發聲的機會,沒有透明度,一個民主社會絕對無法接受的。他說在8月2日舉行的閉門會議上,市府方面一直說把羅克島的犯人送到市區上庭交通費用很貴,「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不把法院移到羅克島去?」他說。
寧陽會館主席曾偉康說,市府曾說在ULURP之前會有公聽會讓社區發表意見,但社區等來的卻是一個閉門緊急會議上已經決定的方案,令人氣憤。退伍軍人會幹事梅本立說,繼8月2日的閉門會議之後,市府前天上午又召開了一次閉門簡報會,「參與者被告知我們會被允許發表意見,但事實上監獄的地址那時候已經確定了,簡直是浪費社區的時間。」他說。
曾經在懲戒署供職的退伍軍人會主席朱超然說,與拘留所關押的犯人不同,羅克島的犯人很多是惡貫滿盈的慣犯,這些人並不會因為被關押在社區裡就幡然悔悟。另外目前的華埠拘留所有872個床位,1000名工作人員,新建的監獄如果是1500個床位,考慮到母嬰等特殊需求,必須要有至少3000名工作人員,給華埠交通和泊車帶來的壓力可想而知。

號召華人在市府周圍示威

社區人士李宗保說,他在華埠長大,目睹華埠拘留所和警察總部的興建,「他們承諾的每件事都是說謊,比如給社區泊車位,活動廣場,都沒實現。」 他說市府給出的擴建原址和新建監獄的兩個方案華埠哪個都不想要,「曼哈頓有的是更好的地方建監獄。」中華總商會董事長李可喬呼籲伍銳賢號召華人在市府周圍示威,傳達社區聲音。
市議員陳倩雯正在休假,但她在市府昨日發出的新聞稿中對市長和兩任市議長為降低在押犯人數、為犯人提供人性化環境做出的努力提出讚揚,她也說:「方案的宣布為曼哈頓下城社區參與到罪犯正義的對話之中提供了機會……我將繼續為傳達社區的意見而抗爭」
代表陳倩雯參加昨日社區會議的陳少風受到一些與會者質問,他解釋說,市府曾知會陳倩雯辦公室關於擴建和新建監獄的兩個待選方案,但直到昨日市府發佈了方案定稿,該辦公室才知道已經沒有了選擇。他說陳倩雯支持社區全面的參與意見,目前正在與中華公所合作希望舉行完全公開的更大型的社區會議。
中華總商會執行長于金山提醒社區不要「內鬥」,「我們的敵人不是陳倩雯,而是市府和市長白思豪。在這場戰役中,需要包括陳倩雯在內的各個民選官員和我們一道抗爭。」他提出應該通過卡住市府建監獄資金的源頭、民眾示威以及僱用律師狀告市府等方法阻止計劃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