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思豪今年6月宣布特殊高中改革細節後引起亞裔社區強烈反彈。資料圖片
白思豪今年6月宣布特殊高中改革細節後引起亞裔社區強烈反彈。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在有關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的討論塵囂甚上之時,紐約市教育局3日首次發布了2013年的一份研究報告,該報告稱特殊高中入學考試與學生在高中的學術表現之間有極強的關聯性,即該考試能夠有效預測學生在高中的成績。該報告發布後,紐約同源會再次炮轟市長白思豪,稱他多年來一直手中都握有這份報告,卻有意不對公眾公布這些信息,一次次指責特殊高中考試不公平且具有偏見性,無法有效選拔頂尖學生,「這是令人髮指的醜聞。」

教育局公布的這份報告是由Metis Associates機構於2013年發表的,該機構對在2005年至2009年參加特殊高中入學考試的5組八年級生進行研究得出的,該研究還跟蹤了這些學生在進入高中後頭兩年的表現,並綜合學分績(GPA)、紐約州高中會考成績(Regents examination)、大學與修課程考試成績(Advanced Placement test)等指標來衡量學生的學術表現。

報告稱SHSAT選拔頂尖學生有效

該研究發現,那些參加特殊高中入學考試且被錄取的學生在高中第一年的平均學分績為3.036,而那些參加考試卻沒有被錄取的學生高中首年平均學分績為2.387。此外,獲得特殊高中錄取的學生在州會考中不同科目的平均分在82.59分到93.41分之間,而沒有被特殊高中錄取的學生分數在68.69分至79.16分之間。
教育局發言人表示,2012年全國有色人種協會法律辯護與教育基金公司(NAACP LDF)和其他團體針對紐約市「缺乏證據表明特殊高中入學考試能有效測試學生的技能和知識」提出民事訴訟,該研究是在此背景下進行的。不過這份研究報告當時只分享給了民權辦公室和市府官員,並沒有向民眾公布。
NAACP LDF的律師Rachel Kleinman表示,「很高興至少我們的起訴讓市府開始審視這個考試是否能測試出來什麼,不過它沒有改變這些學校使用單一的多選考試來招生是糟糕的教育政策且帶來歧視性後果的事實。」
雖然紐約市公立學校中67%的學生是非裔或拉丁裔,但去年特殊高中招收的學生中僅有10%的學生是非裔和拉丁裔。紐約市長白思豪在2013年競選市長時,就承諾將改革特殊高中招生方式,使用綜合許多因素的考量方法而不是單一的考試。
今年6月,白思豪宣布了三年後完全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的計劃,激起了亞裔社區及許多特殊高中校友、學生和家長的強烈反彈。不過,白思豪的計劃在州議會中可能面臨強烈阻力,根據一項1971年的法律,對於特殊高中招生程序的任何改變都必須得到州議會的批准。
教育局發言人Toya Holness表示,「在特殊高中入學考試中獲得好成績的學生在高中學習成績也很好,這並不令人感到驚奇。這個有效性研究遺漏的一點是,沒有參加特殊高中考試或者在考試中沒有獲得好成績的學生,如果他們有機會,也仍有很大機會在高中取得好成績。」

同源會責白思豪圖隱瞞報告

紐約同源會會長陳慧華則持相反意見,她表示,很高興看到這份報告證實了特殊高中考試作為一個客觀的、具有競爭性的考試,在選拔頂尖學生方面起到了有效作用,「如果SHSAT無法選拔頂尖學生,那應該是其他學校而不是特殊高中能成為紐約頂尖的高中;應該是其他學校而不是特殊高中能產生1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應該是其他學校而不是特殊高中能出現獲得州會考和SAT最高分的學生。這是一個簡單的常識。」
紐約同源會第一副會長李立民表示,白思豪試圖向公眾隱瞞這一證明特殊高中考試有效性的報告長達4年多的時間「是令人髮指的醜聞。」他說:「他想要領導一場力圖取消SHSAT的政治運動,但這場運動對於解決在非裔和西裔社區方面教育的巨大失敗毫無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