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文生高中的校內競爭十分激烈。Sam Hodgson/紐約時報
史蒂文生高中的校內競爭十分激烈。Sam Hodgson/紐約時報

本報訊

政客及家長們對紐市內8間頂級特殊高中的招生改革爭論不休之際,其中一群最主要參與者一直保持沉默:校長們。史蒂文生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前校長在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就表達了對於市政廳改革建議的擔憂。

於兩年前離任史蒂文生高中校長,並轉任至私立軍事學院的張潔(Jie Zhang,音譯)表示,雖然目前利用「一試定生死」的招生方法並非最理想,但在沒有通盤考慮計劃或確實統計數據之下推行新系統,恐怕會對學生造成影響。
她說,「在提出正確方法之前,先不要抹殺當前的做法。」
市長白思豪上月提出改革8間級特殊高中的招生程序,以增加學生的種族及背景多元化。
眾所周知,史蒂文生高中就有如競爭激烈的「壓力鍋」。張潔表示,在擔任校長四年期間,曾多次報警救助以協助情緒不穩學生,有部分更萌生自殺念頭。她說,「校方非常忙於為學生提供情緒支援。因此,如果真的讓未能達到標準的學生入讀的話,最終受傷害的可能是孩子本身。這正正是我的擔心。」
雖然外界爭議持續,但8間級特殊高中的現任校長始終未就改革計劃發表太多評論。教育局發言人強調,當局及市政廳從沒有阻止8位校長發表意見,並指他們於上月28日與市教育總監卡蘭薩(Richard Carranza)舉行了90分鐘會議。
張潔形容自己也算是一位「心軟虎媽」,她在擔任史蒂文生高中校長之前,曾作為市教育局的區域教學專家,到訪過數十所紐約市公立中學,並發現學生之間能力差距很大,「有部分學校的數學能力可以相差幾個年級」。
因此,如果按照白思豪提出的做法,允許每間中學最優秀的7%學生進入特殊高中,張潔仍然表示擔心,「也許只招收最頂尖1%、2%的學生尚可以」。
根據市長的願景,每間中學的最優秀學生,也必須在全市八年級學生中排名前25%,才能進入特殊高中,當中會計及州考和學校成績。
最後,張潔也擔心一旦擴闊學生的能力水平,史蒂文生高中的老師也需要接受新培訓,「我憂慮老師們也未必能夠立刻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