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FFA)主席布魯姆,正式向最高法院遞交受理信函,要求高院受理此
案,最終結束哈佛大學和所有高校基於種族因素錄取亞裔學生的行為。 WUBR圖片
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FFA)主席布魯姆,正式向最高法院遞交受理信函,要求高院受理此 案,最終結束哈佛大學和所有高校基於種族因素錄取亞裔學生的行為。 WUBR圖片

民間團體「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繼入稟控告哈佛大學歧視亞裔學生後,再次要求最高法院介入院校的招生程序,禁止各家學府以平衡學生比例為由,遴選時考慮種族因素。

《華盛頓郵報》報道,「學生公平錄取組織」這次舉動雖在外界意料之中,但無論成敗都會對專上教育界帶來巨大影響。組織的主席布魯姆(Edward Blum)表示,最高法院2003年仲裁格魯特對布林格的案件(Grutter v. Bollinger)時,判決大錯特錯,成千上萬的亞裔學生期盼高院可以推翻當時的決定,終結大學收生時考慮種族的政策。

「學生公平錄取組織」在2014年控告哈佛,質疑校方招生時歧視亞裔,因此違反了國家的民權法律,哈佛否認指控,表示校方有必要在校園營造種族多元氛圍。案件去年11月經聯邦第一巡迴上訴法院審議後,法官同意2019年下級法院的判決,宣判哈佛大學得直。

對於「學生公平錄取組織」再次訴諸法律,哈佛大學發聲明回應稱,法庭之前已經有了判決,裁定校方的收生政策與最高法院的案例一致,大學將會積極捍衛哈佛與全國學府的權利。聲明也強調,校園多元化有助教學。

高院最後一次處理招生平權問題是在2016年,當時裁決指,大學招生時可以有限度地考慮種族因素。而在格魯特對布林格的案件中,高院以4比3裁定德州大學勝訴,當時的保守派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M. Kennedy)出乎意料地與進步派大法官立場一致。

分析認為,高院經過特朗普時代的法官變遷後,加入了3位保守派大法官,而在格魯特對布林格案中投下反對票的3人仍在在位,因此頗有可能推翻往日決定。外界預料,高院將在10月開始的新任期處理這次的新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