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11天,事發當晚戴著白色鴨嘴帽在停車場出現的男子出庭作供。他稱當晚在停車場三樓掂高腳往下望,驚見一名男子躺卧在二樓低層行人路上,他稱由於當時有消防鐘聽響,加上環境嘈吵,故沒有留意有響聲傳出。男子作供期間憶起當日情況,一度哽咽落淚。

在將軍澳長大的崔家朗供稱,去年11月3日晚上近11時,他從區外回到將軍澳時,得悉尚德一有防暴警及示威者衝突,他遂到較安全的富康花園觀察情況。翌日凌晨12時半,他在富康花園連接尚德停車場的天橋,不久後聽到有消息指「啲警察入邨」,他好奇停車場內的情況,於是進入停車場沿斜路走上三樓。

約1時至1時05分,他走到三樓一個三連車位後方的石壆,往停車場外遠望,見到寶康路有紅藍色閃燈及至少一輛警車,一名防暴站在一輛豬籠車旁邊;他再掂高腳,打算望向較接近停車場的位置,卻驚見「有個人訓咗喺我下面,佢隔離有一灘血」。他呆住十多秒後,立即跑回富康天橋找人求救。他在中途遇見一名男子,便帶對方到三樓石壆告知他下方行人路有傷者,自己則隨即走到周的旁邊問他「有無事」,但周只是「郁吓郁吓」,沒有回應。他形容,當時周的姿勢介乎趴至側躺,背部向著崔的方向,面朝停車場。

崔續指,他知道周的傷勢超出他能處理的勢圍,於是「跑返上去嗌First Aid」。他再返回現場時,已見到有兩名消防員在場,他知道對方沒有急救物資,遂問:「你有咩需要,我搵俾你」。消防員著他冷靜,崔眼見「無咩幫到手」,加上現場有人大叫「警察入緊嚟」,他便離開停車場,沒再折返。

死因研訊主任追問,他從沿斜路走上三樓時,有沒有聽到響聲。崔謂「無留意」,因為因為當時有消防鐘聽響,加上環境嘈吵。主任又問,根據他的經驗,他從三樓掂腳往下望時,有沒有試過失去平衡的感覺。崔稱沒有,因為他掂腳後,大部份身體仍在停車場內。

崔在陪審員查問下指出,當日他所站的三樓石壆位置位地下,有一灘相連幾個車位的水漬,踩到的話會沾濕腳,但不至於會彈起水花。在家屬代表大狀追問下,他謂沒有留意石壆牆身及頂部有沒有相同水漬。

法庭記者:張旭珊

建立時間14:46
更新時間1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