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協會今日首次安排觀察員,監察傳媒聯絡隊的行為、對記者的採訪安排以及現場記者的行為。擔任觀察員的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警方早前承諾認可傳媒可留在封鎖區內進行採訪,但今日警方並未有准許全部人入封鎖區,反要求曾進入的記者離開,質疑做法與早前說法不符。呂又指警方對部分網媒記者發出限聚令告票並不合理。

呂秉權指,今日觀察到警方並沒有刻意區分認可傳媒以及未認可的傳媒。今日警方也沒有准許部分認可的傳媒進入封鎖區,而是把所有記者趕離封鎖區,質疑前線警員的做法與警方高層早前所言並不一致,形容做法奇怪。警方在拉起橙色封鎖線圍封市民和記者後,大部分記者出示證件後獲得放行,而部分網媒記者則收到限聚令告票,呂秉權表示做法並不合理。

呂秉權指前線警員對於傳媒的定義不一,每個警員均有不同的做法,形容情況矛盾,令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