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視為中南海智囊的內地知名學者鄭永年接受澎湃新聞訪問時表示,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走了,但美國的「特朗普主義」不會走。他表示,拜登對待中國只是手段不同,但目標和特朗普相同,某些問題上可能更強硬,因此他對拜登「不抱任何幻想」。

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深圳)人文社科學院代院長的鄭永年表示,從前總統奧巴馬的「重返亞洲」,到特朗普的「印太戰略」,美國都把重點放在亞洲。拜登政府雖未正式推出亞洲政策,但其實會是「修訂改良版的印太戰略」。他指出,拜登代表的是美國內部的精英主義,提名的中國和亞洲政策團隊人選,更多體現出「技術官僚」的特徵,會更多地從意識形態層面看待中國。

鄭永年認為,在對待中國的態度上,拜登和特朗普的目標一致,區別在於拜登是個「理性的美國優先論者」,但拜登在某些問題上可能會更強硬。他又提到,外交不是拜登目前的施政重點,他不會馬上把精力放到美中關係,而是會優先處理和盟國的關係。但拜登若在內政上無法施展,就可能將國內壓力轉移到外交上,尤其是針對中國。

過去4年,前特朗普政府不斷提升美國與台灣的官方往來,並推動大規模對台售武。美國智庫學者葛來儀認為,拜登上場後,美台往來將回歸低調,但會延續前朝政府部分對台作為,多做少說。例如美軍軍艦將持續穿越台海,向台灣出售更多具攻擊性的武器,並繼續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社會、派遣高級官員訪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