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萊斯考特再次參與人權運動,寫信給州長為含冤同胞申訴。網上圖片
普萊斯考特再次參與人權運動,寫信給州長為含冤同胞申訴。網上圖片

牛仔明星四分衛普萊斯考特近日又參與到非裔維權運動中,在遞送給奧克拉荷馬州長請求釋放非裔朱利斯.鐘斯的請願書上,達克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認為當時被判了重罪的鐘斯事實上並沒有犯罪,這封請願書是給州政府一個改錯的機會。

達克認為美國社會對他們非裔不公,「當前美國社會,對於非裔的偏見由來已久且已經形成了一個由上而下的體系,非裔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有可能被歧視」,「我由衷希望這段時間的非裔運動能給美國社會帶來徹底的改變」,達克想借此機會徹底改變這種局面,「你們作為父母官,有能力改變這一切,能更正對非裔的不公判決。」

與普萊斯考特一同參加該活動的還有布朗四分衛梅菲爾德、NBA球星威斯布魯克、格里芬、希爾德和特雷楊,普萊斯考特還在信中表示自己也曾遭受過種族歧視。「作為一個非裔,我身處被種族歧視的第一線」,達克寫道,「雖然我是一個運動員,也是一個名人,但是針對我的種族歧視還是每天都有。」

鐘斯案子的來龍去脈大概是這樣,1999年,45歲的商人保羅.霍威爾在前往奧克拉荷馬州埃德蒙頓的途中,在他父母的車中被槍擊中頭部而身亡。儘管鐘斯當時強調無數次案發當時他和他的家人待在家中, 但是在2002年,法院還是判他的一級謀殺罪名成立。

一些人認為這次針對鐘斯的判決就是由於種族歧視導致的,另外,辯護團隊的能力不足也是促使鐘斯被冤枉的重要原因之一。奧克拉荷馬州的「BLM」團體已於六月初向奧克拉荷馬市長霍爾特提出了一些列要求,其中核心問題是在給鐘斯減刑上。「在回顧了整起案件之後,我堅信他們是把一個錯誤的罪名安到了一個錯誤的人身上,另外,審判程式似乎也存在一定的問題」,達克在信中寫道,「我懇求您及時更正這次判決,不要再讓一個無辜的非裔在我們這個糟糕的大環境中備受折磨。」

然而奧克拉荷馬州政府似乎並沒有認為對於鐘斯的審判存在甚麼問題,上個月,州檢察長亨特公開了一份審判摘要,他認為鐘斯的案件中不存在公眾所說的誤判。

「事實就是鐘斯在霍威爾的家人面前殘忍的殺害了他」,亨特說到,「他的罪行並不會因為名人們的請願而有所減少。」鐘斯死刑的執行日期還未最終確定,據悉,他可能會被以注射的方式處決。得知自己大限將至的鐘斯最近半年也用盡辦法上訴,想要扭轉這種局面。

「這次對鐘斯不公正的判決會讓在美國的非裔美國人處於恐懼之中,他們不知道這樣的不公正的裁決哪一天會降臨到他們的頭上」,達克為自己的非裔同胞們發聲,「謝天謝地我有這種社會影響力去一定程度上改變這種局面,為我的非裔同胞們發聲」,達克繼續寫道,「鐘斯的案例很好的說明了如果你無力支付訴訟中的律師費用,鬼知道你會被判成甚麼樣。事實上,在這個國家,像鐘斯這種非裔不佔少數,這也是最近人員運動爆發的主要原因。」

普萊斯考特真的為自己的非裔同胞做了很多,雖然他在薪水問題上和牛仔爭執了好幾年,但是在需要他捐錢的節骨眼上,他毫不手軟,佛洛德事件發聲之後,他直接捐了100萬美元用於員警培訓以改善員警這一群體中存在的種族歧視現象。要知道他四年的職業生涯工資加上獎金累積才不到500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