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許多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上大學的學生一樣,洛佩茲(Alexis Lopez)受到Wi-Fi無線網絡連接不佳的困擾,教授們無法提供太多支援。「他們無法真正幫助我們。他們真的不知道該為我們做什麼。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住在德州巴斯特羅普市的洛佩茲說。她記得自己在電腦前變得如何的沮喪,以至於突然大哭起來。

與大多數上大學的人不同,洛佩茲仍然是高中生。網絡連線問題迫使她退出了兩門課程,成績單上背了兩個退修紀錄。

教育新聞網站The Hechinger Report報道,18歲的洛佩茲是修讀一些大學課程的高中生,全國估計有10%到34%的高中學生和她一樣報讀了大學課程,以求提前獲得大學學分,節省了時間和金錢,並為接受高等教育做足準備。

全國各地皆呈減少

但是,入學並通過這些課程的學生人數開始下降(在某些地方急劇下降),這表明最終上大學的高中學生人數可能會下降。對於那些願意去的人來說,這意味著獲得學位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並且花費更多。

休斯頓社區大學P-16區主任韋斯特(Samuel West)說:「這肯定使他們偏離了原來的計劃。」

高中時期上大學課程是越來越流行的做法,包括雙重學分,即同時報讀高中和一些大學課程,這些提前大學課通常是免費或低收費的獲得大學學分的方式,有時可以提前兩年獲得本科學位。

研究表明,雙重入學也增加了學生上大學的可能性。科羅拉多州的一項研究發現,參加過雙重和同時註冊課程的人比沒有參加該課程的同學,上大學的可能性要高23%。一旦上了大學,他們也會表現得更好。另一項研究發現,在德州的四所公立大學之前獲得雙學分的學生,比同齡人更有可能在六年內獲得學士學位。

全國雙重註冊夥伴關係聯盟執行總監威廉姆斯(Amy Williams)表示,參加雙重註冊「可以幫助學生將視線從他們面前的幾英尺移到更遠的地方,並開始走這條路。」

隨著美國進入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的第二年,雙重入學為學生提供了獲得所需的學位和證書的方式,以提高他們的工作前景,同時節省金錢。社區大學的學生中,十分之三的人在讀完高中時已經獲得了副學士學位或其他大專學歷。

將連鎖影響入大學人數

「高中上大學全國聯盟」協調員佩里(Alex Perry)表示:「在艱難時期,學生更重視什麼樣的教育才能使他們能夠盡快獲得一份高薪工作。」

但是,儘管雙學分、同時入學和早期大學課程可以幫助年輕人克服與公共衛生危機相關的財務和教育障礙;但校園網癱瘓和校園感染激增的一年裡,來自基礎設施不足的挑戰一直困擾著他們。

隨著大學在秋季基本重開,未滿18歲的學生(高中大學生)的本科入學率基本持平,該年齡段的入學率下降了近3%。佩里預測:「一般來說,如果雙重錄取的學生人數減少,這很可能對高中畢業後的大學錄取率和錄取率產生負面影響。」

全國各地的趨勢不平衡,一些大學的入學數字有所增加,而另一些大學則遭受了兩位數的下挫打擊。例如,在愛達荷州,通過博伊西州立大學(Boise State University)參加雙招生課程的學生人數在秋季下降了37%。愛達荷州立大學和愛達荷大學也報告大幅下降。

緬因州社區大學系統大學入學主管普爾(Mercedes Pour)說:「在一個混亂且不確定的學年中,有些課程因為不能保證有足夠的學生而不能開辦。」

在德州奧斯汀社區學院,秋季課程的學生退學率比平時高,該社區學院系統的大學和高中關係署理副總裁祖尼加(Mison Zuniga)說,部分問題是部分高中生在經濟衰退期間為幫補家計而需要打工,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學習。

參加雙重入學的非裔和拉美裔學生比例已經低於白人同學。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社區學院研究中心的研究表明,有些學生無法負擔學費、雜費或交通費用,或者所在高中未能幫助他們準備提前入大學。

疫情下,非裔和拉美裔還面臨著越來越多的經濟困難,受感染住院和因病毒死亡的比率也更高。同時,各種背景的學生都遭受了心理健康挑戰,包括抑鬱和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