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完成的第一份聯邦教育數據發現,將近一半的公立學校都開放了全日制的面對面的課程,白人兒童比非裔、拉美裔或亞裔的學生參與這種實體課的機會要高許多。

數據表明,美國各學校一方面開始接近拜登總統設定的重返學校的目標,但與此同時距離全面恢復正常狀態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該調查還提出了有關在家學習教育質量的問題。在那些實施在家上課的全日制或非全日制學校中,僅有三分之一會提供兩小時或以下的實時教學,有些甚至完全沒有提供。

調查樣本來自包括四年級和八年級學生,這是自一年前學校大規模關閉以來,聯邦政府首次評估教育表現狀況。該報告還提供了關於面對面學習的首次族裔和區域統計數據。

與全面復課仍有距離

拜登已將重開學校作為他任期初階段的主要目標,並表示他希望大多數K-8學校在4月底,即他上任第100天之日開始全日制面對面上課。這項調查涵蓋了1月份的數據,在某些情況下還包括2月,該調查結果顯示總統很可能可以達到目標。調查發現,有47%的四年級的學校和46%的八年級的學校,可以接受全面返校上課。

但是調查還發現,數百萬學生仍然沒有恢復全日上課,而其他人則選擇了遠程教育。

總體而言,至少有60%的四年級學生和68%的八年級學生有部分時間要在家上課,或完全遠程上課,或是混合課程,這些課程結合面授課程(通常每周只有一兩天),其餘則是遠程教育。

數據公司Burbio的Dennis Roche說:「要回復正常情況,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提供面對面的教育不是唯一的步驟。這是重要的一步,但不是終點,還必須讓學生在教室中真正得益。」

教育工作者、家長和政策制定者都擔心,遠程教育的漫長時間會嚴重損害學生的學業和情緒健康。自去年八月以來,一些校區已經開放,但另一些校區卻苦苦掙扎了幾個月,以制定計劃,使教師和家長都感到安全。

最明顯的是種族差距很大。調查發現,在一月份,所有白人學生中約有一半是全日制上學的。但這僅適用於28%的非裔學生和33%的拉美裔學生。在亞裔學生中,該比率最低,僅為15%。差距反映了學校為不同族裔的學生提供的服務以及家庭選擇的差異。

條件越差越害怕回校

大城市地區為更多的少數族裔學生提供服務,但重新開放的速度較慢,而且在許多情況下不提供全時間面對面授課的選擇。官員們尚未分析供求與家庭偏好對結果有多大影響。

亞裔家長表示,擔心家中同住的年邁父母,對學校安全措施的承諾不信任,同時擔憂孩子將在學校面臨種族主義的騷擾。有些人對網上學習感到滿意。另一些生活在沿海地區的學生,他們所在的校區不太可能提供全日制課程。

非裔和拉美裔家庭看到他們的社區被疫情肆虐,他們也更有可能選擇遠程教學。

在聖路易,家長權益倡導組織「Bridge 2 Hope」執行董事Krystal Barnett說:「各種數據都說非裔和深膚色的人死於冠狀病毒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三倍……他們比其他人更為害怕冠狀病毒。」她說,許多父母聽了這些統計數據後得出結論:「我當然不會帶孩子回學校,因為在我看來,他們的死亡機率仍然是同齡人的三倍。」

面對面的入學率也因學校位置而異。生活在鄉村地區或城鎮的四年級學生中,有超過一半的人參加了全日制的面對面課程。在郊區,這個比例為36%,在城市僅為25%。

研究還發現,與東北或西部的學生相比,南部和中西部的學生更有可能就讀全日制就讀學校。

大約四分之一的校區根本沒有提供面對面的課程。另一方面,大約五分之一的地區根本沒有提供遠程教育,而是一直在面授課。該報告沒有細分這些地區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