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受新冠狀病毒疫情影響而關閉學校時,教育工作者必須弄清楚如何使孩子上網,而且要快。他們拼命地找些拼湊的方法,購買無線熱點設備,與有線電視公司達成了交易,甚至建立了校區自己的網絡。在聯邦紓困金和各州政府和慈善家的協助下,他們幫助數以百萬計學生進行網上遠程學習。儘管如此,在這疫情的一年裡,由於財務和後勤困難,仍有數百萬學生無法上網。

很快將有更多的政府資金用於為學校提供互聯網,以及讓互聯網費用更低廉的項目。總統拜登早前簽署了一項1.9萬億元的經濟刺激法案,其中包括70億元的遠程學習經費,致力於解決互聯網服務鴻溝的人士表示,新的資金對解決學校遠程聯繫教學將有突破性的幫助。

通過學校填補電子鴻溝

在芝加哥,為期四年的「芝加哥互聯」計劃耗資5,000萬元,其中近一半用於補助有需要的學生,凡享有低價午餐資格的學生,同時可以得到家庭互聯網費用補助。美國第三大校區芝加哥公立學校可得到2500萬元的撥款。在符合條件的242,000名學生中,大約有五分之一已有互聯網服務。

家長Bilal說,得到的免費互聯網服務對於幫助她的四個孩子真正上學至關重要,儘管他們仍然很難集中精神在虛擬教室上。她說:「過去的上網服務太可怕了,經常斷線。如沒有更好的網速,我們將無法參加視像教學,有時根本就聽不到老師在講課。」

在疫情之前,學校本已經相對能解決了電子時代鴻溝帶來的挑戰,科技應用資源的差距對非裔、拉美裔和美國原住民學生及低收入家庭的學生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響。疫情後轉向遠程學習,導致這差距問題更為明顯。

倡導互聯網平權的非營利性組織Common Sense估計,在疫情期間,有1500萬學童缺乏足夠的互聯網,其中有200萬至500萬已經連接上,但是許多補助項目都有結束日期。

例如在費城,一項耗資1700萬元的計劃,將通過慈善家和聯邦刺激資金讓多達35,000名學生可以上網,這項計劃將持續到2022年夏季。巴爾狄摩給學生的免費互聯網服務到九月份便會結束。

非牟利組織EducationSuperHighway執行長馬威爾(Evan Marwell)估計,新上網的家庭中約有三分之二都有熱點,通常是小盒子可以隨時隨地上網。其餘的主要來自與Comcast等有線電視公司的安排。一些地區則啟動或擴展了自己的網絡。

緊急需要成為驅動力

奧巴馬時代的聯邦通訊委員會官員萊文說,由於聯邦政府未能使互聯網普及化和可負擔,學校不得不發揮帶頭作用。萊文說:「學校壓力很大,這不容易。這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州政府也在為學生提供互聯網服務,有的向學校撥款,或協助購買相關設備。康涅狄格州支付了熱點和設備費用。阿拉巴馬州為家庭提供互聯網服務代金券。北達科他州則找出哪些學生沒有互聯網服務。

但每種方法都有其缺點。熱點在有多個學生的家庭中使用效果不佳,或者手機接收品質不好。一些學校官員和家長批評有線和無線公司的所謂「廉價互聯網」還是太昂貴。建立校區自己的網絡需要時間、資金和專業知識,很難應付急時之需。

三年前,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谷學區與當地一家互聯網公司建立了無線網絡,將天線放在學校頂部,並為附近的低收入學生提供免費互聯網。有6,000個家庭依收入符合補助資格。由於疫情關係已加快了推廣速度,但仍只為216名學生提供服務。校區剛剛獲得了100萬元的撥款,以加快部署速度。

疫情前,加州聖荷西的東區聯合高中校區在市府的幫助下,正在建設一個耗資1000萬元的社區無線上網(Wi-Fi)網絡,最終應該為30萬居民提供服務,但是市圖書館指出,網絡無法保證室內連接,為此市府正在派送信息增強器以改善室內上網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