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維爾(Edwin Driver)教授於1948年抵達麻省阿默斯特市(Amherst)時,是該州旗艦州立大學阿默斯特州大聘用的第一批非洲裔教師之一,當年他才23歲。

他表示,儘管他是該校最著名的教授之一,但數十年來他一直不獲加薪。除此以外,戴維爾和妻子(來自印度)在買房問題上也遇到障礙。他們試圖在這個大多是白人的大學城旁邊買房,三個孩子卻面臨鄰居和學校官員的種族歧視。

這位現年96歲的名譽教授說,「阿默斯特有很多人沒有得到應有的待遇。我最終成為該部門薪水最低的教授,但也是該部門生產力最高的。」

戴維爾及其他現任和前任非洲裔居民有一天可能會因自己的困難而獲得補償。

距離波士頓約90哩(145公里)的阿默斯特市,是全國數百個嘗試為非洲裔提供賠償的社區和組織之一,包括加州政府、羅德島普羅維登斯市(Providence)、各主教教堂等宗教派別以及華府的喬治城大學等著名學府。

在明尼阿波利斯警方去年5月殺害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後,一些持續多年的努力已經取得進展。總統拜登甚至表示支持建立一個聯邦委員會來研究非洲裔賠償問題,這提議在國會中被擱置了數十年。

全美非洲裔賠償聯盟(National Coalition of Blacks for Reparations in America)的聯合主席霍華德表示,很多方法可以為國家賠償計劃提供模型。對於長期處於自由主義堡壘的阿默斯特市解決這個問題,他也並不感到驚訝,「它證明了國內的每個社區,無論規模大小,都是更廣泛問題的縮影。如果大家進行挖掘,將找到這些東西。」

阿默斯特市的努力始於去年夏天由兩名白人瑜伽教練發起的請願書。該請願書導致了鎮議會在12月批准的一項決議,建立了阿默斯特市為「因歧視和種族不公而受傷或傷害」的非洲裔居民進行賠償的「補救途徑」。

「阿默斯特市賠償組織」(Reparations for Amherst)的聯合創始人、負責請願工作的米勒(Michele Miller)和安德魯斯(Matthew Andrews)表示,他們希望在全國性抗議和動盪中為當地非洲裔家庭提供「切實和康復」的東西。

他們認為,擁有近三萬八千居民的大學城阿默斯特擁有75%或以上的白人和5%的黑人,不是偶然形成的。

根據兩人的研究顯示,幾十年來,嚴格的住房政策阻止非洲裔家庭在城鎮的理想地區購房。在該州最大和最著名的機構之一阿默斯特州大,非洲裔也被排除在工作和教育機會之外。

結果,阿默斯特白人家庭的平均收入是非洲裔家庭的兩倍以上,一半以上的非洲裔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安德魯斯表示,「阿默斯特市喜歡自視為發展較快的地區,但理想主義並不總是能夠得到證實,因為經濟和社會的差距很明顯。」

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阿默斯特分會的前主席安德森(Kathleen Anderson)指出,她對白人居民發起賠償感到鼓舞,但是下一步需要來自非洲裔社區自己的努力。安德森和其他非洲裔居民今年春天將發起網絡對話,以討論賠償的內容。

安德森曾任教育委員會委員,她希望看到這一程序解決更廣泛的系統性需求,例如公立學校中的種族差異。她指出,非洲裔教師多年來一直抱怨種族主義的騷擾和敵對的工作環境,「賠償不能只是停留在表面」。

麻省大學(UMass)的非洲研究教授舒貝茨(Amilcar Shabazz)表示,希望看到人們對城鎮地標和古蹟中的非洲裔社區認可度更高。他指出,著名作家阿卡比(Chinua Achebe)和貝爾文(James Baldwin)都曾在麻省大學任教,但在鎮上的任何地方都沒有得到認可。

與此同時,米勒和安德魯斯將伊利諾州的埃文斯頓市(Evanston)視為榜樣,邀請該社區的一位資深長輩下個月與阿默斯特的非洲裔居民進行交談。

芝加哥郊區的賠償基金成立於2019年,專注於住房不平等、對娛樂性大麻銷售徵收3%的稅以幫助非洲裔居民擁有房屋所有權(包括抵押貸款援助和房屋裝修資金)等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