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里達州布雷瓦爾德公立學校(Brevard Public Schools)的一名中學生某日被學校停學,原因是他撕下另一名學生的口罩,然後向其臉上吹氣。當天,全校區其他六名學生因未正確戴口罩(包括一名假裝用免洗消毒液)而被記錄在案,還有一名小學生則被安排三天的「私人用餐」時間,原因是其違反食物分享的安全準則,一名在線學習的學生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偷拍了課堂上另外一名學生而遇到麻煩。

從許多方面而言,當天像是紀律時代到來的象徵,整個校區的學生都被記下以往不存在的違規行為,如不戴口罩、在Zoom中不適當聊天及未能與他人保持社交距離等。總體而言,從8月下旬至9月中旬的學年開始,被記錄在案的犯事記錄,約有11%在某種程度上與疫情下的校區網課新要求有關。

新的規範造成新的違規

對於全國各地的教師而言,疫情期間的學校紀律一直令人困惑。在如何處理遠程學習和學校建築物中出現的紀律問題方面,很少有人能夠從管理者處獲取足夠指引。在這些建築物中,新的健康與安全指南重新定義了教育模式。在許多校區,例如本學年進行了網課和面對面授課的布雷瓦德校區,疫情的流行似乎給試圖保護自己和學生安全的老師帶來了新的挑戰。

同時,由於學校的孩子人數減少,在某些校區,行政人員將出現問題的學生轉介至司法系統的人數有所下降。這促使維權者和律師想知道,學校是否會永久重新考慮處理學生不當行為的作用。

但是他們也擔心,如果學生沒有得到足夠的輔導和其他支持來應對因疫情而加劇的情緒挑戰,那麼當更多的孩子返回教室時,行為問題和懲罰性紀律個案就會激增。

洛杉磯加大(UCLA)民權救護中心(Center for Civil Rights Remedies)的主管洛森(Dan Losen)指出,「我預計,如果我們不僱用更多工作人員並向所有可能需要知道的孩子提供服務,尤其是精神保健服務,那麼將會有嚴重的連鎖反應出現。」

遠程教學在學校紀律方面開闢了一個新的世界,令學生的學校生活和家庭生活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也在教師於何時必須對在Zoom看到的不良行為出手干預時遇到困難。

在本學年開始時,許多律師擔心遠程學習中可能會出現一連串的開除和停學情況,儘管這似乎沒有實質性地實現。然而,一些備受矚目的案件使人們對疫情期間某些校區「伸張正義」的方式展開審視。

靈活處置還是鐵律不移

在科羅拉多州,兩名中學生疑似在網上課堂玩玩具槍後,於9月初被停學。同月路易斯安那州杰斐遜教區(Jefferson Parish)的四年級學生哈里森(Ka’Mauri Harrison)在網課學習期間,被老師看到其臥室裡的氣槍後被停學。該決定廣受外界抨擊後,州議會通過一項法律,要求校區為虛擬學習制定新的紀律政策,並使因某些違法行為而被停學的學生更容易上訴。校區雖然拒絕將哈里遜的停學記錄從記錄中刪除,但也在12月將其停學的時間改為3天。

杰斐遜教區的一年級老師盧尼(Rosamund Looney)表示,遠程學習使支持和訓練學生的任務變得複雜。長期以來,她都採取所謂恢復性方法來保證紀律,目的是鼓勵積極的行為。她指出,在虛擬教學中,這就意味著可以在學生不打開攝像頭或上課遲到等問題上靈活處理。

她透露,有一名一年級學生此前在上網課時經常遲到,她提醒對方上課時間是早上7時45分,然後才得知這名學生並不懂看鐘。魯尼因此指出,「我們需要給予更多寬容和適應時間給不同的學生。」

儘管如此,在其他情況下,關於口罩的鬥爭仍在繼續。全國殘疾人權利網絡(National Disability Rights Network)的少年和刑事司法檢察官霍華德(Diane Smith Howard)表示,她的小組遇到了一些學校的案例,部分學校對於有殘疾問題無法戴口罩的孩子採取不能面授的辦法處理。她表示,這種行為並不適當,因為這裡潛藏著非法懲罰的因素。她指出,聯邦教育和殘疾法要求學校在滿足條件之前,必須將殘疾兒童與非殘疾同齡人相同的環境區分出來,但這些學校似乎沒有滿足這些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