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秋天歡迎學生回到校園之前,愛達荷大學在新冠病毒檢測技術上作出了大投資,花了9萬元在校園餐飲和體育設施入口處安裝了體溫掃描站,看起來像是機場的金屬探測器。當系統檢測到學生有異常高溫的情況,便要求學生離開並接受Covid-19的測試。

但是到目前為止,在居於校園內或附近的9000名學生中,體溫掃描儀只捕獲不到10名發燒的學生。就算如此,大學管理者也不能說這項技術是否有效,因為他們沒有追蹤那些發燒的學生,以查看他們是否繼續接受病毒測試。

愛達荷大學是本學年採用體溫掃描儀、症狀檢查器、可穿戴心率監測器和其他新的新冠病毒篩查技術的數百所大學之一。比起如對學生進行頻繁的病毒測試等有據可查的檢測手段,這些工具更便宜,至少可以展現大學在應對疫情方面有做工夫。

捕捉染疫功效低

但是許多大學在阻止病毒蔓延方面仍是成效甚微,令人懷疑他們所採取的措施是否有用。自疫情開始以來,《紐約時報》記錄了校園內已有超過53萬例確診個案。

問題是溫度掃描儀和症狀檢查應用軟件,無法捕獲大約40%的無症狀新冠病毒帶原者,這些患者沒有徵狀但仍具有傳染性。溫度掃描儀也可能非常不準確。聯邦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警告說,這種基於徵狀的篩查僅具有「有限的有效性」。

學校很難說這些新設備是否起作用或效果如何。許多大學和學院包括著名的研究機構,都沒有認真的研究有效性問題。

著名的安全技術專家施耐爾(Bruce Schneier)將這種篩查系統稱為「安全感把戲」,即是可以在不真正提高安全性的情況下,使人們感覺更好些的工具,為此質疑「為什麼要花這些錢?」

超過100所學校都在使用免費的病毒徵狀檢查應用程式,稱為CampusClear,作為學生能否進入校園建築的一道篩查程序。有的大學則要求學生佩戴徵狀監測設備,這些設備可以持續跟蹤生命體徵,例如皮膚溫度。有些大學改編了用來讓學生進入宿舍、圖書館和體育館的身分證刷卡系統,作為追蹤潛在病毒感染者的工具。

愛達荷大學及其他大學的管理者表示,學校使用這項新技術以及保持社交距離等政策等努力,阻止病毒在校園內傳播。有人說,即使篩選工具只是中等程度的有用,對他們的學校來說也很重要,至少使用諸如日常徵狀檢查應用程序之類的服務可以使學生放心,並提醒他們要警惕採取其他措施,例如戴口罩。

起碼有提醒作用

一些公共衛生專家表示,大學沒有系統地評估這些防疫技術對冠狀病毒的有效性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學校不習慣對整個校園人口進行頻繁的新傳染病篩查。即使如此,專家仍對大學缺乏重要的疫情相關信息而感到困擾,這些信息可能無法幫助他們做出更多基於證據的健康檢查決定。

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助理教授、傳染病流行病學家波佩斯庫(Saskia Popescu)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數據真空。這意味著當校方投資在這些所謂防疫技術之時,根本就沒有背後的支撐理由。」

其他醫學專家說,由於徵狀檢查者的作用有限,而且針對新冠病毒的可穿戴式健康監護儀的功效尚不明確,因此對健康狀況良好的大學生進行的加強監視似乎不恰當。

校園在引入篩查工具時也並非十分順利。去年秋天,密蘇里大學開始要求所有學生、教師和教職員使用CampusClear軟件,這是一個免費的應用程式,向用戶詢問可能出現的症狀,例如高溫或氣味消失,自稱沒有症狀的用戶將收到「可以放行」資格認證碼,讓他們可以被允許進入校園建築。

根據校報《密蘇里人》的報道,學校最初並未在建築物入口強制使用CampusClear,而一些學生很少使用該應用程序,直到10月,大學開始要求人們出示應用程式認證碼才能進入某些建築物,例如學生中心和圖書館。但是,該程式在阻止校園中冠狀病毒爆發方面的效果如何尚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