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校區每天都需努力安排教師為學生上課,或讓行政部的人員參與課室教學,或讓教師盡量排多幾節課。如果各種辦法仍不湊效,他們便會將學生送回家上網課。這個現象反映出疫情加速了國家教師長期短缺問題的惡化。根據 「教育周刊」(Education Week)於2020年初發布的一項針對二千多名教育工作者的調查顯示,即使在疫情襲擊之前,學校每天只能填補全國約25萬名教師空缺中的約54%。校區負責人和校長們表示,現在的短缺情況更加嚴重,因為在疫情下教學工作變得更加危險,其需求也呈指數式增長。即使是經常響應求助的退休教師,也寧願選擇不去面對傳染及被傳染病毒的風險。但另一方面,大批父母需要轉成兼職工作,以便在家督促孩子上網課。

被迫降低要求

代課老師嚴重缺失,已經導致一些州和校區降低求職人的學歷要求,由於教師職位的空缺問題積重難返,因此有關機構在選擇教師用人方面已經「飢不擇食」。

賓夕法尼亞大學教育與社會學教授英格索爾(Richard Ingersoll)表示,「在難以填補教師空缺的情況下,通常的反應是降低門檻和擴大門檻。但其實,這樣做會帶來災難性影響,因為大家在為所認為的『緊急情況』而犧牲教師資質。」

教師短缺的問題及各州的應對方式可能會帶來長期後果:研究表明,只是10天的教師缺課就會導致小學生的數學和英語考試成績降低。此外,並不是所有的代課老師都具有同等的資歷,那些受過培訓和認證的人員,比那些僅受過起碼認證的人員更能有效教育學生。研究還表明,貧困率高、非洲裔及拉美裔學生人數眾多的學校,在尋找合格的代課老師上課時會遇到最大困難。

當沒有代課老師時,校長經常呼籲大樓中的其他老師為缺席的老師提供支援。英格索爾指出,但即使是那樣,也會影響學生的學習。他對於自己定義的「外行」教學模式有所研究,也就是老師被分配到與他們的教育或培訓不相符的學科提供教育。他表示,「這種情況經常發生,但大多數公眾並並不了解這對學生的學習損害有多大。」

窮學區捉襟見肘

在密蘇里州,教師的平均年薪為5萬1980元,屬全美最低之一,而疫情的蔓延使得教師短缺的現象更為加劇。

密蘇里州教師協會營銷與傳播的總監富勒(Todd Fuller)指出,「我們看到這種裂縫好多年了。本來這個裂縫已經被慢慢修補,但一場疫情將一切幾乎打回原形。」

密州黎巴嫩中學(Lebanon Middle School)校長斯奈德(Brent Snyder)記得本學年的頭幾個月是一段瘋狂且不愉快的時光。他透露,「我們每天都空缺幾個職員職位。我的秘書需要整天打電話給不同的老師,要求他們去教室上課。教室在每天的每個時段,都會有一位不同的老師教學。」

這種情況嚴重浪費了學生的上課時間,因為老師在每個階段的前15分鐘左右才弄清楚班上的情況,孩子學習落後了,老師們也感到絕望。

校區採取獎金措施,每天向代課替代老師支付85元,大約是州內校區的平均水平,這個數字略高於該州每小時10.30元的最低工資,並不太吸引人們去從事一份本來就很困難的工作,在疫情期間更是如此。去年12月,當代課人員完成第五天的工作時,校務委員會批准發200元的臨時獎金。

學監施密茲(Schmitz)指出,在一個農村校區,每一元獎金都有領導者看管。而這筆獎金於3月31日就會到期,這將使該校區多花10萬8000元援助金。他表示,「雖然價格不菲,但我們認為,要支持老師並保證在教室裡有高素質的人才,這是值得的投資。」

目前,各州解決代課老師問題的方案大都傾向於降低教師資質。在學期初,密蘇里州教育委員會暫停了申請者必須擁有60個大學學分才能成為代課老師的要求,只要擁有20小時的在線培訓課程並通過必要的背景調查,那麼擁有高中文憑或同等學歷的任何人都可以做代課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