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前,18歲的科德勞(Cassandra Cordeiro)並沒有認真對待學校的一切。她屬於後進生,學業表現不佳,上課也經常缺席。她就讀高中擴展課程(High School Extension Program),這是麻薩諸塞州劍橋市(Cambridge)其中一所針對後進生的學校。像科德勞這類學生正是學校管理者以至全國研究人員所擔心的一群。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以後,隨著學校的關閉,這些學生也可能難以追蹤。

然而,與外界所擔心的相反,科德勞在學校改為網課以後獲得成功。她經常參加課程,並在第一個排名期間獲得所有A的成績,現在正物色社區大學進一步進修。

她向《波士頓環球報》坦言,「以前,如果媽媽問學校的事,我不想告訴她。但現在,我告訴她一切有關我的成績以及有關學習的一切。」

傳統教課不大適應

儘管有關遠程學習的負面個案比比皆是,但有些學生正在網絡空間中悄然進步,其中包括許多容易在傳統教室上課分散注意力或遭受社交焦慮之苦的學生。對於某些人而言,時間的安排可能對將來的每一步都有影響。而科德勞的轉折點正在於最後這一年的努力學習。

在疫情流行期間,她所在的學校調整並完善了教學方法,以確保學生獲得所需的東西。

工作人員分發了手提電腦和Wi-Fi熱點,並將開課時間推遲到了上午稍晚的時間,以便學生上課能夠更有精神。另外,每個老師每周會與每個學生進行一對一的訪談,以便在他們遇到課堂及生活問題時提供更多幫助。

這些努力為擴展計劃取得令人矚目的成果。該計劃屬於劍橋睿智拉丁學校(Cambridge Rindge and Latin School)管轄,但在另一棟大樓中自主運作。該計劃有幾十名學生,其中大多數是非裔或者拉美裔。長期缺課的學生人數(每學年缺席超過10%)從前幾年的約80%下降到今年的45%,進入榮譽榜的學生從約20%飆升至65%。

校長沙勞提斯(Ryan Souliotis)表示,「在出勤方面,我們的學生已經超越了我們設定的每個目標。只有不到一半的孩子長期缺席,這已是令人驚訝的成績。現在,缺課學生人數減少,使我們能夠更深入地研究學術干預以及學生的社交與情緒氛圍如何影響他們的學業。」

教師勤於個別接觸

在疫情期間,研究人員和教育倡導者一直在敦促學校抓住時機(就像該高中擴展計劃一樣),以顛覆百年來提供教育的方式。在許多情況下,傳統的教育方式並未能造就學生的成功。

然而,圍繞著重新開放教室的爭論如此激烈,目前尚不清楚在疫情期間有多少學校採取了創新的舉措。哈佛大學教育研究生院教授梅塔(Jal Mehta)懷疑,大多數人採取的目標不那麼雄心勃勃。

曾撰寫《尋找更深層次的學習:美國高中重塑的探索》梅塔指出,「鑑於所有安全問題和需要管理的後勤事項,想要再創新的人低估了今年上學的巨大難度。隨著我們對基本的安全設施和生存保障更加滿意後,有可能有更多空間來思考更好的學校發展方向。」

在疫情之中,另類高中似乎不太可能成為學術復興的好地方,就全國平均而言,這些高中的長期缺勤率最高。

課程課時更加靈活

但是,另類的高中也特別以學生為中心,他們制定了靈活的時間表和課程,以照顧經常忙於全職工作、撫養孩子的學生或新移民的需求。

疫情的威脅,曾一度令高中擴展計劃的努力受阻,老師們積極採用互動課程讓學生更投入,而當教室關閉時,許多學生正在為他們調查的懸案製作播客節目(Podcast)。沙勞提斯承認,「在疫情爆發時,全體員工都對我們如何繼續鼓勵學生,協助他們投入遠程學習感到不安。」他們想到了解決的方案:利用瞬息萬變的世界來充實課堂,加強與學生的關係並促進他們的社會幸福感。例如,老師們講授了病毒背後的科學及其傳播方式;在明尼蘇達州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遇害事件之後,老師們講解了種族平等個案背後的歷史緣由,令學生更加關注社會正義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