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校園裡被稱為零號患者,這名身分不明的學生在寒假後回到密歇根大學,她是從英國帶著不受歡迎且傳染性超強的變種新冠病毒回來。病毒很快就發展成為集體感染,至少有23名同學確診染上B.1.1.7病毒,而且集中於體育校隊。於是大學指示學生盡可能多地呆在房間裡,並暫停校園所有體育活動,打亂了奪冠的籃球賽季,只為希望春季學期不會重複去年秋季的疫情亂象。

該校大三學生弗里佐(Alyssa Frizzo)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我已經開始戴兩個口罩了。我認為很多人都感染了。」

校園病例近四十萬例

憑藉將近一年的應對新冠病毒經驗,密歇根州和其他美國大學的負責人作出新的承諾,不再重複去年的錯誤,不讓校園和周邊社區的感染率飆升。自疫情開始以來,《紐時》記錄了超過39萬7000例的校園病例,至少有90人死於校園感染。

但是,儘管大多數學校已承諾增加測試,以盡早發現疫情,在財政拮据的情況下,這是一項昂貴的工作,而且並非所有學校都按照公共衛生專家的建議對學生進行檢測。

密歇根州到秋季學期結束時,已確認2500大學校園病例,新的控制病毒的計劃包括增加測試,提供更多在線課程,將宿舍限制在每房間只住一名學生,及制定零容忍違規政策。但從今年1月1日以來,學校已經公布新增逾一千宗病例。

全國各地的其他大學也遇到了阻礙春季順利開課的問題,包括新興變種病毒的意外挑戰。最近幾天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邁阿密大學杜蘭分校和柏克萊加大都發現了變種病毒;還有老問題是那些頑固不守規的學生。

在納什維爾(Nashville)的范德堡大學,寒假後返回的學生必須在抵達時進行測試,並在等待測試結果前避免社交接觸。但是有些人堅持不配合。

1月23日,一封校園內部電子郵件說:「我們發現了校內集體感染,他們都與未遵循就地避難所規則的學生有關。」校方指責兩個學生組織違反了校方要求,導致現在有百多名學生正在接受隔離。

新奧爾良的杜蘭大學每周至少對學生進行兩次測試,校方表示,在開學的前幾周,已經將18名學生和6個學生組織處予暫時停學和暫停活動狀態,因為他們違反了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

大部分大學春季學期的防疫計劃都是建基於加速測試,爭取在感染症狀出現之前迅速識別出受感染的學生,然後將其隔離以防止病毒傳播。自去年7月份以來,這項檢測工作就不斷增加頻率。

要求每周兩次檢測

美國大學健康協會接受研究人員的建議,於12月發布了指南,要求每周對大學生進行兩次檢查,以更好地發現無症狀感染者。對於春季學期的學生,特別建議全面進行檢查,如果可能的話每周做兩次。對全國各大學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大學採取了不同的防疫手段,從僅自願測試到每周兩次強制測試都有。

去年秋天,隨著病毒在校園中肆虐,兩個高樓層宿舍中二千多名學生被迫隔離,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加強了其測試工作,並計劃於今年春季每周進行多達8萬人次的測試。學生事務副總監里索(Lori Reesor)說:「高覆蓋的測試,隔離測試陽性或密切接觸者,是確保大學運作和我們社區安全的關鍵。」

佛羅里達大學在秋季還只是推行自願進行測試,現在卻要求每月兩次對居住在校園內各類宿舍,以及上面授課堂的學生進行測試,這佔全校52,000名學生的近一半。

美國教育理事會高級副總裁哈特爾(Terry W.Hartle)估計,測試使美國的大學和學院平均多開支900萬元,與此同時大學因為流失學生而收入減少。由疫情造成美國大學約1,200億元的損失。一些學校已經不得不削減課程、裁員、甚至因成本增加而永久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