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洛杉磯教師艾爾德-艾嘉(Elissa Elder-Aga)25年小學教學生涯中,大聲朗讀一直是她最喜歡的課堂活動,這是吸引她的聽眾並講授各種課程的機會,從語法到德育。

難忘那傾聽和眼神

但是,在去年秋天多次嘗試之後,她得出了一個明確的結論:無論她多麼努力,變換了多少不同聲調,她在Zoom課堂上的朗讀都無法引起幼稚班同學的注意。她說:「當朗讀沒法傳遞染感力時,我感到震驚。我已經習慣了25對眼睛都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紐約時報》報道,艾爾德-艾嘉的幼稚班學生本學年沒有在教室裡度過一天,和洛杉磯聯合校區約60萬學生中的絕大多數一樣,洛杉磯是美國第二大校區,僅次於紐約。她的經歷與全國教師產生共鳴,他們都在問:全遠程教學會導致低收入學生和有色人種的學生進一步落後於較富裕的同齡人嗎?

有關數據還不是很充份,但早期調查令人擔憂。去年11月,洛杉磯校區總學監貝特納(Austin Beutner)表示,該高中生取得D和F的比例較上一學年增加了15%,小學生的閱讀能力則下降了10%。

幾周後,校區宣布將所有F級成績的評定推遲到1月底,好給學生更多的時間來趕補考。

貝特納說:「如果你是一年級或二年級學生,家裡人又幫不上忙,那麼你很可能沒有取得很大進步。毫無疑問,這(疫情)給低收入家庭的學生造成更大的傷害。」

使落後者益落後

本學年,芝加哥、聖地牙哥、費城和許多其他大城市的校區都嚴重依賴遠程學習。這些政策部分是由於對冠狀病毒對非裔和拉美裔社區的巨大致命影響的擔憂而形成的。強大的教師工會對學校可能爆發疫情的擔憂也是另外一個主要因素。

儘管一些大校區尤其是紐約,嘗試了面對面和遠程教學的結合,但洛杉磯堅決將其教室封閉,除了極少數有特殊需要的學生以外。所有跡象表明,此情將一直保持到2021年學期結束。

專家發現,遠程教學遠遠比不上課堂學習。但是調查顯示,洛杉磯的大多數非裔和拉美裔父母仍然不願將自己的孩子送回學校。該校區大約有74%的拉美裔人、10%的白人、8%的非裔和4%的亞裔,大約80%的學生生活在貧困中。

女兒是高一新生的雷加拉多(Julie Regalado)說:「老師們確實在努力用不同方式接觸學生,但是實際上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親身與學生接觸。幾乎沒有人想要純視頻的課堂。但是我無法想像我的女兒今年會再回到校園,因為我們每天看到病例在上升。」

去年八月學年開始之前,洛杉磯的學校官員分發了數十萬台筆記本電腦、iPad和互聯網上線熱點器,但是難以滿足所有需求。十一月,一群父母起訴加州,稱官員們沒有履行其憲法義務,即為每個孩子提供免費的公共教育。有的孩子沒有可以使用的電腦,其他的孩子無法訪問互聯網,有的孩子沒有受到國家規定的教學時數。

洛杉磯校區試圖為其最需要的學生提供一些課堂指導。十月時重開了約200所學校,向大約2500名無家可歸者、寄養者或有殘疾的學生提供面對面的指導。但是感恩節過後不久,學監貝特納決定關閉這些小教室,理由是整個洛杉磯縣的新型冠狀病毒病例和死亡人數都在增加。

數十年經驗如虛幻

該校區因繼續向貧困學生及其家人分發免費餐食(約8500萬份,數量還在增加)而受到廣泛讚揚,即使他們的教學樓仍然關閉。

同時,教師不斷反覆實驗不同教學方法:許多人說,他們在課堂上數十年的經驗無濟於事,遠程學習使每個人都回到了菜鳥時代的反覆無常中。

艾爾德-艾嘉在她的廚房餐桌旁建立了教室,上面放著明亮的書本和插圖字母,通常會排在她身後的教室牆上。她沒有使用白板,而是依靠電腦幻燈片向學生展示當天的句子。她很想知道學生是否從課程中學到知識,但從Zoom視頻,她看到許多學生在努力尋找家中一處安靜地方上課,有的在床上或在兄弟姐妹旁邊,她經常要求學生保持靜音,以免互相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