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塔基大學的治療師最近幫助的病人並不是來自外界,而是來自大學系統內部。

該大學的員工生活工作主管錢伯斯(Erika Chambers)表示,該大學員工通過大學的「工作生活連線」(Work + Life Connections)項目諮詢會議,將屏幕另一端的治療師帶到他們的車庫、旅途或者停車場等生活現實場景,以便他們在生活的過程協助他們找到平衡點。

員工須要輔導支援

錢伯斯說,去年秋天開始,在線員工對治療師的需求有所增加,很多求助的員工都是第一次使用這項服務。錢伯斯指,在那些焦慮和抑鬱明顯增加的求助員工之中,有不少是為人父母者。他們不一定是因為孩子的問題而尋求協助,但許多人對孩子可能在家接受的教育感到擔憂和自責。

「(孩子們)正在獲得他們需要的教育嗎?」錢伯斯說,父母們如此告訴治療師,「他們現在是否正在接受所需的教育,我能為他們提供什麼?感覺就像我不知道什麼是安全,可以讓他們放心地與其他人進行社交。」

另外,尚在高等教育機構求學的父母僱員所面臨的情況更為艱鉅,他們需要額外的幫助以便應對孩子面對網課可能會碰到的問題。「很難完成要做的事」,布雷加斯(Bluegrass)社區與技術學院的學生莊遜(Brooke Johnson)如是說。擁有三個孩子的她表示,「要幫助他們完成課業的情況下完成自己的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公事家事兩難全

在過去的秋天,莊遜的一天從早上5時30分開始,通常在午夜之後結束。她將最小的孩子送去日託,而小兒子和女兒則在母親家特別設置的房間裡進行網課學習。

當她兒子和女兒面對著手提電腦學習時,桌子被一個可折疊的房間隔板隔開,這就是他們要花一天去進行的Zoom課程擔地方。當她的媽媽可以照看孩子時,莊遜才可以去上班及上課。

然而,她表示,如果媽媽不能過來幫忙,她花在孩子的時間要多於自己。當孩子們短暫休息時,莊遜會嘗試深入研究她的工作,但通常都要留待深夜去完成。

另一邊廂,錢伯斯也表示,在大學任職的員工也有相同境況。

幾項研究表明,與疫情相關的經濟中斷將對希望在工作場所升遷的婦女和看護者產生不利影響。婦女通常可能需要承擔更多的家庭責任,從而可能減少她們的工作時間。因此,一些專家表示,這可能使更多的婦女面臨不良的績效考核。在高等教育中,男性作家的研究論文激增,而在疫情期間女性作家的人數卻呈下降。

女性擔子不成比例

該大學的理事會及學生會在去年9月下旬和10月初對該校教師和學生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許多教師都對此表示擔憂。這項調查得到64份答覆。結果表明,與典型的學期相比,許多人認為處理網課和面授的課堂會增加他們的工作量。許多人還對家中有學齡兒童的教師表示關注。

一位匿名的教師回答指,「如果不是因為丈夫願意辭職照顧孩子,我不知道我現在將如何繼續在學術界工作。由於我在大學工作,我孩子朋友的父母也不願讓孩子和我兒子一起玩。我的家人非常幸運和享有特權,我們仍在努力。我希望理事會能夠認真對待這問題,並努力解決目前大學女性和護理人員所面臨的困境。」

當疫情導致學校在春季關閉時,該大學的Y學院(Y Academy)聯手基督教青年會(YMCA)為一線工人提供緊急託兒服務,在春季已經招收了二十多名學生。

該學院位於Nicholasville路和Alumni大道交叉路口的Kroger停車場邊緣,這裡是大學的舊老人中心,此後向所有大學員工開放。錢伯斯指出,該學院目前為五十多名學生提供託兒服務,使用的大多數員工是醫護人員,他們可以放下孩子,停好汽車,到附近的大學醫院上班。

錢伯斯表示,肯塔基大學還提供其他服務來幫助員工度過難關。對於父母而言,「工作生活連線」辦公室還與他們每周舉行一次會議,該校還設立其他計劃,將學生與可能需要在家育兒的員工聯繫起來,為需要的員工提供面對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