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新冠病毒造成大量教育人士居家隔離或避疫,全國各地的校區都在積極招募代課教師,提供獎金並甚至放棄對證書要求,以使學生能夠繼續來校上課。在許多情況下,正從事網上學習或在家過更長寒假的大學生,忽然成為緊急救援者。

印第安納州印第安拿波里斯以東約20哩外的格林菲爾德中部(Greenfield-Central)校區,共有4400名學生,因為代課教師急遽減少而求助於大學生。該校區的人力資源主任克恩(Scott Kern)到處告訴大家:「如果您認識一名正在上大學的學生,他也許會想為我們工作兩個月。」

他說,這無疑只是權宜之計,但對校區來說卻能提供巨大的幫助。

覓大學生暫補空缺

迄今已有十多名大學生響應這個號召,包括克恩的19歲女兒格蕾絲(Grace Kern),此際正在印第安納大學—普渡大學印第安拿波里斯分校學習醫療成像技術。她近來在小學教室裡工作,在教師透過設於教室內的屏幕從事遠距教學時協助學生。

疫情爆發前,由於進入教育行業的學生人數減少,許多地區的教師人手已經十分窘迫。大量經常代課的退休教師,現在因為擔心自己的健康而決定留在家裡,加上接觸者追蹤也使許多常規教師必須進行隔離,從而造成人手短缺情況更加嚴重,許多學校別無選擇,只能採取遠距學習。

民主黨籍的康涅狄格州州長拉蒙特(Ned Lamont)上月底呼籲回家過寒假的大學生,為醫院、病毒檢測站和學校提供援手。拉蒙特舉例,如果教師因為隔離檢疫而需要進行遠距上課時,可以僱用大學生去教室裡幫忙監督學生。

拉蒙特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您也許可以狂看Netflix影片三個星期,但我們還有您可以提供幫助的一些其他途徑,幫助整個社區度過這場大流行。」

暫時撤除認證資格

衛斯理大學(Wellesley College)的大一新生奧羅斯科(Isabel Orozco)剛於6月從高中畢業,現在康涅狄格州柴郡(Cheshire)校區擔任代課老師。她正考慮在春季學期全部選修網課,以便可以繼續在公校工作。與各校區簽訂提供代課老師合約的凱利教育機構(Kelly Education),今年僱用越來越多的大學生。該機構總裁蘇亞雷斯(Nicola Soares)表示,新冠疫情使教師人手短缺問題暴露無遺,其實這個問題多年來一直在惡化。

蘇亞雷斯說:「新冠大流行、以及過去10個月所看到的一切,絕對加劇了教師和代課老師短缺的問題。」她預料該情況在下學年不會有太大的緩解,因為看到了很多人離開這個行業,空缺絕對會增加,這是一個多米諾骨牌效應。

內布拉斯加州也有更多的校區正申請豁免,免除遵守代課老師必須具有教學證書的規定。過去只有少數幾個大型校區使用該豁免,讓校方僱用完成60個大學學分,以及各一堂教學和有關偏見和歧視課程的人擔任代課老師。

內布拉斯加州教育協會主席本森(Jenni Benson)表示,該州對代課老師的要求非常高,以致在過去幾年一直高度依賴退休教師的援助。但是今年情況比較困難,該協會發現,在8月接受問券調查的500名退休教師中,只有33%計劃在今年擔任代課老師,其他人則表示不願意或不確定。

老教師買少見少

74歲的謝帕德(Pat Shepard)是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市的退休西班牙語教師,也是繼續擔任代課老師的退休教師之一,過去幾年還更頻繁地代課,因為校區為每月從事某些代課工作的人士提供獎金。不過據她說,今年一些曾經幫忙代課的朋友都決定在家休息。

謝帕德說,一個朋友的父親已經89歲並有心臟病,另一個曾孫才剛出世,還有人罹患癌症等等,不想冒著感染病毒的危險代課。在愛荷華州,即使州政府降低代課老師的資格要求,仍出現更多的代課職缺。過去校區可以透過將某個教師缺席的班級的學生,分配到其他班級。但愛荷華州教育協會副執行主任馬夸特(Coy Marquardt)表示,這個辦法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卻行不通。

為了應對緊急情況,一些行政人員和輔導老師被要求幫忙代課,也無法解決問題。馬夸特表示:「一些校區到現在仍在進行虛擬或遠距教學,原因即是人手仍舊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