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各地學生陸續完成考試,各地老師則需要認真審閱其答案。網課使某些作弊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容易,導致那些可能在疫情之前從未考慮過作弊的學生都會到谷歌查答案、發短信給朋友求助或偷看他們的筆記。《華爾街日報》報道,在今年面臨的困難處境中,學生產生了一個疑問:作弊可以嗎?正常的規則是否應適用於非正常的一年?

賓夕法尼亞州韋克斯福德(Wexford)的高中生弗拉格(Lucie Flagg)表示,「我知道很多學生會在測試期間打開(蘋果視頻通話程式)FaceTime一起做,或者打開谷歌(搜索)。我想每個人都知道這並不正確,但這也是簡單的出路。許多孩子剛剛完成遠程學習,紛紛覺得今年沒有努力的動力。」

一法立一弊生

她說,老師已經告訴學生,知道他們正在作弊,有些老師還說對此無能為力。一些老師對考試設置了時間限制,使其更難作弊。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可以更輕鬆地研究材料,因為在書本或谷歌上查找答案所需的時間太長。她補充道,其他老師已改用開放筆記測試。

弗拉格還透露,她所在學校的老師沒有要求學生在測試時打開電腦攝像頭。有些學校會這樣做,其他地區則使用有時引起爭議的技術來捕獲或防止作弊,例如由人工智能(AI)驅動的在線監理服務和可鎖定瀏覽器的軟件等。弗拉格所在的北阿勒格尼高中(North Allegheny)校長則拒絕就此事置評。

教育家和倫理學家表示,高中作弊很大程度上是受大學錄取的競爭以及父母對孩子進入頂尖學校的壓力所驅動。

北阿勒格尼高中的英語老師莫羅斯(Colleen Morris)改變了她今年秋天對學生的評估方式以遏製作弊。莫里斯指出,作弊行為在疫情之前就很普遍,但更容易控制。現在,通常的威懾力已經無效,例如在測試期間在教室裡巡視及留校察看等措施。

考核形式要改

莫里斯決定今年秋天將選擇題考試改為筆試和口試。她使用面向教育者的視頻程式Flipgrid,向學生發送有關閱讀任務的問題,並給他們15分鐘的時間來記錄回答。

然而,沒有什麼可以完全防止作弊。就在上周她抓住了兩名抄襲的學生。她指出,他們直接從在線研究指南SparkNotes上提取答案。但該指南在其網站上指出,「我們在這裡是為了幫助您學習,而不是幫助您作弊。」

莫里斯堅信,如果不改變做法,那麼今年在課堂上的作弊行為將更加普遍。她學校的行為守則涵蓋了作弊行為,包括考試成績為0分及留校。但留校已經不再成為一種可能,因為現在都是上網課。

莫里斯稱,「通常,父母會努力爭取他們的學生至少獲得一些分數。」

南加州的一位母親表示,她兩個從未作弊的十幾歲兒子,最近卻在上網課時作弊。她說,他們上的是一所競爭激烈的學校,許多學生升讀頂尖大學,而且兩人都在不同的班級被捉到作弊。

她表示,一個兒子的老師在作業中給了他不及格,嚴重影響了他在課堂上的整體成績。儘管她嘗試就此提出質疑,但學校強調零容忍作弊政策。她指出,「我認為作弊是沒有道理的,但在這樣一個充滿挑戰的時刻,我不認為他的大學學習機會要受到特殊時期的特殊情況影響。」

一些父母稱,孩子不得不在做作業和測驗時與朋友「合作」,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今年學習的唯一途徑。德州沃思堡郊區(Fort Worth)居民諾頓(Jen Norton)表示,這個學年很混亂,女兒學校的許多老師都辭職了,她就讀初中的女兒有一些很棒的老師,但有一個只在網上發布作業並且不做任何講課。

有證據表明,很多年輕的學生也可能作弊,或者至少從父母那裡得到幫助。面向全國超過800萬中小學生的在線課程和評估服務提供商Curriculum Associates分析評估數據發現各個年級的遠程學生閱讀成績都比往年高,一些年齡組的數學成績也較高。

該公司評估和研究副總裁霍夫(Kristen Huff)指出,她只能推測更高評估分數的背後是什麼,「如果他們獲得額外的支持,我們不想稱其為欺騙,因為我們不認為可能提供幫助的成年人或兄姐本意是做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