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學生信息交換所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本月發布的年度報告顯示,今年秋天,社區大學的高中畢業生入學率下降幅度最大,這可能是受到疫情爆發的影響。今年秋天,由於疫情肆虐,加州社區大學很大程度上轉向網上課程。全國社區大學的入學率下降了30%,而去年的下降幅度不到1%。加州社區學院系統(California Community College)在9月發布的早期入學數據反映了這情況。該系統是全美最大的教育系統,擁有116家機構,為200萬學生提供服務。根據指定的大學提供給非牟利教育資訊網站EdSource的數據顯示,發現加州的入學率下降了3.8%至20%。

弱勢社群流失最多

在所有高中畢業生中,今年高中畢業後立即就讀大學的學生減少了22%,急劇下降接近疫情前速度的八倍。

這一波下降對低收入和都會高中畢業生,以至40%非裔或拉美裔學生的學校產生了影響,表明這些學生在其家庭承受疫情的經濟影響時面臨困難。

該報告還表明,非裔或拉美裔學生人數眾多的高中畢業生立即入學率急劇下降。與去年的30.5%即時入學率相比,今年的比率下降了8個百分點,降至22.5%。在非洲裔或拉美裔學生人數較少的學校,今年的入學率為32.3%。

儘管不論收入水平如何,即時入學人數都有所下降,但低收入學校學生的入學率卻下降了兩倍,立即進入公立四年制大學就讀的低收入學生也有所減少。

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夏皮羅(Douglas Shapiro)公布該報告時說,「這是一個令人沮喪的數據,證實了我們一直以來的猜想可能正確,也就是這些處境不利社區的學生與處境更為有利的同齡人之間的差距將會擴大。」

他表示,去年縮小了高收入學生學校與低收入學生學校之間的即時入學差距的成就,今年已經逆轉。

為了避免以遠程學習方式進入大學,有些學生今年休學一年或一個學期,而有些學生則為了工作而請假。

瑪麗亞(Maria)是來自灣區麥林(Marin)縣的無身分學生,她將戴維斯加大(UC Davis)的入學時間推遲了兩個學期,以便獲得作為保姆的全職工作,幫助父母支付包括租金和賬單在內的基本開支。

「家人移民就是為了確保我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其中一部分是確保我獲得學歷並能夠以此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有一個安全的財務狀況和美好的未來」,瑪麗亞告訴EdSource。

艱難時期為家人分憂

全州各地學生都面臨著類似的艱難決定。「我們服務的學生缺席就意味著全職工作,如果他們的收入能夠為父母分憂,那麼他們會返校的可能性就更低」,河濱縣(Riverside County)教育局的奇富恩特斯(Catalina Cifuentes)如是說。「我們的學生一般沒有虛度一年這種奢侈的想法,他們也不是在探索自己的選擇或者做無薪實習生。如果他們不去上學和做兼職工作,那麼他們就是去全職工作了。」

這是全國各地學生所面臨的經濟現實。田納西州查塔努加市(Chattanooga)一家非牟利教育組織的副總裁萊特福特(Stacy Lightfoot)指出,「來自學生的緊急援助需求、基本需求、食物和住房的要求增加了三倍。」在加州,大學校園裡的食物庫庫存也在春季和夏季中有所增加,為學生提供更多的食物和基本需求用品。

有關立即入學的數據通常用作評估學生學習成績的標誌。該報告基於截至9月18日的初步數據,其中有53%的大學向研究中心報告了其入學數據,此外還有超過2300所提交數據的高中。這些數字反映了截至該日報告的就讀大學的高中畢業生入學人數。

但是夏皮羅指出,此後,他們收到了幾乎所有向研究中心報告入學率的學院入學數據,這些數據繼續反映出類似的模式。

學校管理人員和研究人員正在努力,在即將到來的學期中招收2020年級學生,並防止2021年級學生的入學率出現類似下降。

坊間有建議,簡化申請聯邦學生援助(FAFSA)的方式,以便擴大大學入學率和提高立即入學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