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許多國內的大學而言,這個秋季學期非常艱難。入學率下降、課程和體育賽事取消、日復一日的沉悶網課令人疲憊,但仍然無法抑制全國大學生感染新冠病毒者,已足夠填滿三個半「玫瑰碗」球場(容量9萬人)。

然而,許多大學人員都表示,從秋季開始的課程可以使他們做幾個月前許多專家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情——在春季開學的一月和二月,將更多學生帶回校園。

例如,聖地牙哥加大(UC San Diego)正在為1萬1000名學生提供校園住宿,比秋季開學時多了千餘人。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計劃提供比疫情發生前更多的面授課程。上學期只有幾百名學生住在普林斯頓大學,但下學期將會有數千名學生能夠重返校園。

《紐約時報》報道,許多州在即使疫情肆虐的情況下也要帶回更多學生,這一決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學校希望更多學生支付食宿的財務要求,以及提供基本大學經歷的渴望。

防疫意識足夠普及

但是,至少對於某些大學管理人員而言,遏制校園疫情的信心正在增強。積極測試、持續追溯傳染源、堅守戴口罩面罩和社交距離等規則,都是有效的途徑。此外,學生遵守規定的意願也不能低估。

「令我感到樂觀的是,即使我們社區出現感染者,但每一次感染我們都能阻隔其致命傳播」,緬因州科爾比學院(Colby College)院長格林尼(David Greene)如是說。該校在秋季執行嚴格的體檢措施,並因此將學生全數帶回校園上課,並計劃在下學期照辦煮碗。

專家表示,關於大學是否獲得正確教訓的重要考驗,將在明年1月和2月學生從家裡回到學校時體現。

奧巴馬政府期間聯邦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主任弗里登(Tom Frieden)指出,「現在的疫情比秋天時更加嚴重」,他現任全球預防心臟病和心臟病倡議組織的主席。他指出,「當人們出行時,也意味著病毒亦一併『出行』。」

自疫情開始以來,大學校園一直在照常營業的財務和社會利益,與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可怕風險之間權衡。據統計,感染病毒的年輕人比老年人患重病或死亡的可能性更低,但他們已將大學城變成了疫情熱門地,這是由於學校及其周圍的社區不一致地執行公共衛生規則所導致。

許多學校選擇不讓學生回到校園,而是計劃在冬天隨著感染個案增加和等待疫苗研發的時間中安然度過。密西根大學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歷程,試圖將數以千計的學生留在校園內,但該大學現時已告知其大多數學生下學期要留在家中上網課。另外,加州州立大學的23個校區得出的結論是,堅持春季上網課是最安全的方法。

未必比留家多風險

但其他學校和一些專家卻在問:與什麼相比安全?

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佩濤爾(A. David Paltiel)表示,「讓學生回到校園、在大學行政人員的不完全監督下生活,是有風險的。但是讓學生留在家裡,在父母和家人的不完善監督下生活也是有風險的。」

這一論點對於那些感染人數較少及從中進行觀察和學習的學校而言,尤其有說服力。康奈爾大學預計,下個學期,約有1萬9500名學生將在紐約州伊薩卡市(Ithaca)的校園內或其周圍生活,佔入學率的80%以上,入學人數將比秋季多1500人。

預計到了明年,布朗大學的學生人數將增加大約三倍,哈佛大學的學生人數將增加一倍。麻薩諸塞州的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將在春季將學生從大約1200人增加到1300人,校方還計劃重新啟動其留學計劃。

大學管理層指出,有研究顯示,學生比公眾想像的更加負責任,儘管兄弟會、大型運動和大型聚會的文化仍然是一個挑戰,但是在許多學校內,學生都會主動報告各種違反疫情管理的行為。

雪城大學(Syracuse)稱,春季學生報讀網課的人「大幅減少」,這表明該大學的學生更多希望能夠回到校園,該校今年秋天校園約有1萬5000名學生,並預計春季會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