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大多數聯邦機構都跟隨其努力,將前任遺留的政策推翻,教育部長德沃斯(Betsy DeVos)也不例外,一直致力於推翻前總統奧巴馬的政策。而總統當選人拜登則計劃將這些前人的功績保留。

《紐約時報》報道,特朗普時代的教育政策與即將到來的拜登內閣形成鮮明對比。德沃斯一直推崇私立學校制,同時是教師工會的反對者。她著手提議削減公立學校的資金並縮小教育部對聯邦教育法和民權的執行範圍,以減少教育部的工作量。

即將上任的第一夫人吉爾拜登(Jill Biden)是社區大學的教授,也是美國最大的教師工會國家教育協會(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的成員。拜登政府已承諾大幅增加公立學校的資源,擴大對邊緣學生的民權倡導,並重申決策部門的領導權。

將恢復奧巴馬路線

關於教育面臨的最緊迫問題,莫過於疫情期間重開學校的問題,而拜登政府已經公佈了截然不同的方法。

特朗普政府要求儘管面臨嚴重的預算限制和令人困惑的健康指導方針,但學校仍應重新開放,教育部幾乎完全放棄了追蹤病毒的影響和提供解決方案。拜登則已承諾向學校提供聯邦救濟金和援助,以解決該疫情對其最弱勢學生的學業軌跡造成的破壞性影響。

但是總統當選人與強大的教師工會之間的親密關係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工會受到家長和學校領導的抨擊,他們認為反對親自授課與學生的福祉相衝突。德沃斯在社交網站推特上接連發文,對工會的角色提出了質疑,其中一條推文說:「工會贏了,孩子輸了」。

由於在參眾兩院的民主黨席位較少,可以預見拜登將難以實現他最崇高的一些政策目標,比如他承諾增加特殊教育的資金,為幼兒園普及全民教育,並為一項聯邦計劃提供三倍的資助。該計劃幫助學校為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提供服務,並將其中一部分資金用於教師工資。在高等教育中,他承諾免費提供公立大學,擴大聯邦財政援助並免除部分學生債務。

拜登競選活動的政策總監費爾德曼(Stef Feldman)上個月告訴記者,拜登將「能夠通過一些大膽的教育立法,可以立即減輕我們學校和教育工作者的負擔,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也不會在現有權限內採取行政措施。」

教師工會重回主導

拜登已承諾任命一位具有教學經驗並對學校和學生面臨的挑戰有深入了解的教育部長,他在11月7日的講話中稱,「對於美國的教育工作者來說,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因為你們將會在白宮擁有明白自己的聲音。」

拜登政府計劃恢復奧巴馬時代的民權指導方針(遭德沃斯廢除),該指導方針允許跨性別學生選擇自己的洗手間,解決了黑人學生不成比例的紀律審查問題,並迫切要求大學和幼兒園到高中(K-12)的教室多樣化。這些指導文件沒有經過監管程序或未制定為法律,因此可以立即進行恢復。

取消德沃斯最艱鉅的成就可能會更艱難,那就是聯邦政府資助的學校調查性行為不端的規定。新任政府發誓要取消這些規則。作為副總統,拜登親自幫助介紹了奧巴馬時代有關校園性不當行為的準則,德沃斯則在其任內通過正式的規則制定,扭轉了這一準則。

然而,與沒有法律效力的指導性文件以及法院已推翻的其他監管措施不同,性行為不端規則已經經過法律程序。因此,必須通過立法推翻,或者通過監管系統重寫相關規定,此過程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拜登的團隊還關注德沃斯發布的正式規定,收緊了奧巴馬時代對遭到欺詐的學生貸款的豁免規定,並削弱了對營利性大學的監管。如果這些規則在法院的挑戰下仍然能夠倖免,可能還需要進一步的監管措施。

據熟悉該計劃的官員稱,政府可能會優先考慮特朗普政府積累的大量貸款減免申請,以及財政部拒絕向聲稱被大學欺騙的學生提供援助。在等待救濟的數千名學生中,有一些人曾就讀過科林斯大學(Corinthian Colleges),這是一所已經解散的盈利性連鎖大學,也是副總統當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在任加州總檢察長提出訴訟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