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體育課,學生在堆滿餐具的客廳捲起褲腿鍛煉,沒有任何運動器材的輔助,聽起來似乎匪夷所思。但對於加州的許多學生而言,這就是3月份校園關閉以來的體育課縮影。由於專家表示學生的身心健康至為重要,因此教師們都紛紛尋求新方法來保持學生鍛煉身體,即使沒有體育館、運動場或操場。

「體育一直是網課中最具挑戰性的學科之一,老師們都非常努力」,加州健康、體育、娛樂及舞蹈協會主席蘇帕(Patricia Suppe)如是說,「但諷刺的是,學生目前對於體育課的需要比起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這不僅是為了身體健康,還有精神健康。」

早在疫情之前,加州的兒童患肥胖症的比率就高於平均水平。根據羅伯特伍德約翰遜基金會(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編制的2019年數據顯示,加州10至17歲的兒童中有17.1%肥胖,而全國平均為15.5%。現在,隨著孩子們在屏幕前花費的時間更多,可以進行體育鍛煉的時間就更少,肥胖率在2020年可能還會上升。

各家各有客觀限制

學校必須在校園關閉期間提供體育教育,但3月,州長紐森取消了體育課的最低分鐘要求。以前,法律要求學生在小學每10天接受200分鐘的體育鍛煉教育,在初中和高中每10天接受400分鐘的體育鍛煉教育。

蘇帕表示,加州的大多數學校每周至少提供幾個小時的虛擬體育課。

然而,學生面對的挑戰很多。一些學生住在無法安全跑動或在室外行走的社區,其他人住在沒有院子的公寓裡。在許多城市,疫情導致公園關閉。在加州的大部分地區,無論是否有其他問題,熱浪或山火引起的濃煙都限制了學生逗留戶外的機會。

教育資訊新聞網站EdSource引述一份關於加州489位體育教師的調查發現,還有其他問題成為學生鍛煉的阻礙。例如,學生經常關閉攝像頭,因此老師看不到學生是否在運動;許多地區取消了體育教育作為獨立班或選修班;又或者教師較為擔心學生在家鍛煉時姿勢不佳導致受傷的問題。

儘管有這些障礙,體育老師們還是努力使學生在疫情期間保持活動和身體健康。對於初學者,他們設計了可以在室內安全進行的鍛煉方式,可以使用常見的家用物品作為健身器材。例如,用水壺當足球踢,讓學生選擇自己喜歡的音樂來跳舞,設計能夠在小地方完成的健美操,用罐頭或者牛奶箱做槓鈴,跑樓梯等。

在可能的情況下,教師敦促學生騎自行車、遠足、慢跑或散步,並記錄距離和時間。其他老師也在分發基本的設備供學生在家中使用,例如跳繩、呼啦圈、球和彈力帶等。

活動不足損害身心

在洛杉磯聯合學區小學任教的體育老師昆奴蘭茲(Felix Quinonez)曾是2019-20年度地區最佳教師,他的課程遠遠超出了俯臥撐和跳高等鍛煉。他與學生討論了保持健康的各個方面,包括糖的有害影響、熱身和降溫程序的重要性,以及體育鍛煉如何減少焦慮,並全面改善心理健康等。

在每一堂課中,他都要求學生使用表情符號來顯示他們的情緒和感受,並據此調整課程計劃。

他指出,「這不只是為了運動而運動,而是與大腦健康有關。這是關於鍛煉如何使大家調整心態以便面對挑戰。」

鍛煉不僅有益於孩子的健康,洛杉磯聯合校區負責體育運動的瓦倫蘇埃拉(Adriana Valenzuela)表示,不鍛煉也特別有害,她將這種現象描述為「雙重打擊」。

她指出,長時間坐著會使人感到呆滯、精神模糊、易怒或沮喪,這反過來又會使人不想運動。「這就是為什麼重要的是我們不僅要教學生如何運動,而且還要教學生為什麼運動。而這不僅僅是要面向孩子們,我們也嘗試讓他們的家庭成員參與。」

洛杉磯加大(UCLA)衛生政策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科學家貝比博士(Susan Babey)表示,兒童健康的風險很高,遠遠超出了體育教育不足。

依靠學校午餐計劃提供健康餐食的學生可能無法像以往一樣獲得餐食,他們也可能正在家裡吃更多的垃圾食品和小吃。學生由於要上網課,因此要長期坐在電腦屏幕前面。甚至在體育課外,由於缺少足球、棒球和其他課外體育活動、課餘活動甚至休假,學生得到的體育鍛煉也比以前少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