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和為貴」源出孔子的《論語》。二○一○年,五十多位中國學者推舉最能代表中華文化的一個漢字,他們亦首推「和」字。

在遠古的金文裏,「和」寫作「龢」,左邊的「龠」是一種樂器,以禾管、蘆葦、竹子編成「排簫」,發出諧調共振的聲音。中間的三個「口」意味深長,三代表多,那說明了要由多人吹奏,互相合作。至於右邊的「禾」,是農耕社會最重視的農作物收成。整個字的意思就是只要人們能夠互相協調,通力合作,就能成果豐碩。

《周南‧關雎》之詩曰:「琴瑟友之,鐘鼓樂之。」「雎鳩」是水鳥,「關關」是水鳥的和聲,朱熹解釋「關雎」就是「雌雄相應之和聲」。錢穆對詩句進一步詮釋:「夫婦亦當如琴瑟,如鐘鼓,各守其分,各保其別,斯則百年和好常樂矣。」這裏演繹了「和」的精髓:並不單指和諧或妥協,其可貴之處在於互相合作能夠產生協同效應,為各方締造多贏局面。

、接下來我引用當歸補血湯這款中藥為例,當中有兩種藥材:黃?和當歸。傳統的做法是把它們泡進兩碗分量的水,並以文火共煎煲成一碗。香港科技大學的詹華強教授則在早前做了一項研究,他把兩種藥材分開煎煮,煮好了再混合起來飲用。研究證明藥效會大幅減少,活性成分遠少於共煎之法。「和」也是這樣,奧妙在於合作和互動,成果將遠多於每個人都各自為政。一加一可以大於二。

性質過於雷同會帶來禍害。《Science》雜誌在○四年刊載了一項有趣的研究,指出基因多樣性對維持蜂巢的溫度至關重要。蜂巢需要維持恒溫,才有利繁殖和成長。它們是如何調節溫度的?當溫度過低,蜂群就會靠攏並嗡嗡作響,以提升溫度;當溫度過高,蜂群就會四散並拍打蜂翼,以求降溫。

那跟基因多樣性有何關係?假設蜂巢的常設溫度應為攝氏二十五度。當溫度偏高,假如所有蜜蜂一同四散,溫度就會急降;一旦急降,若然所有蜜蜂又一同聚攏,溫度就會急升。環境這樣大起大落,將對蜂群造成危害。是以更佳的做法是,不同蜜蜂會在不同的溫度界線作出變化,有些會在二十四度開始聚攏,有些則到二十三度才會加入。只有確保蜂巢內有足夠的基因多樣性,這個社群才能持久生存。

哲學家馮友蘭說:「和是調和不同以達到和諧的統一。」所有事物的比例適中,就是「中庸」,而中庸的目的,就是產生「和」。

再看看群經之首《易經》。其六十四卦中的第三十八卦為「睽卦」,上卦是「火」,下卦是「水」,貌似水火不容,但正象徵著社會上不同的角色和分工。《彖傳》這樣解釋「睽卦」:「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萬物睽而其事類也;睽之時用大矣哉!」雖然天地分隔,男女相異,但只要追求共同目標,便能綻放異釆。孔孟從自然法則推展出「和」,並進而把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國家、國與國的關係,都歸宿到一個「和」字,推崇「和」為最高境界。

接著談談「和」對社會的?示。我們實行的是巿場經濟,尊重私有產權,每個人都為了自己而努力,希望通過滿足他人,同時滿足一己所需。每一個人都服務著其他巿民,同時接受其他巿民的服務。

「和」旨在保證這種和諧的合作和分工,從而為所有的人帶來益處。就我所見,「和」的核心理念就是社會協作。現實世界是殘酷的,若人們能發揮互助精神,物競天擇或被遺棄的威脅就大為減少,這將對社會更為有利。(取才自香港中文大學EMBA論壇)

謝清標?中大市場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