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秀峰 香港)

商業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十五日出席論壇,同時還有美國商會會長早泰娜。中美關係緊張,類似的商業論壇氣氛都由過往友好融洽,變成招來招往。早泰娜在現場直指《港區國安法》有含糊不清的地方,邱局長回應指已經解說得很清楚。

中美是香港兩個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更加是香港的主權國,兩個大國開火,香港夾在中間自然苦不堪言,從政治、經濟立場考量,當有矛盾時必然是跟著中國走,所以遇著像十五日這種場合,不免會有點尷尬感覺。

然而,香港是商業城市,最大價值還是搞好經濟,在緊隨中央路線之餘,還要發揮「兩制」特色,做好國際窗口的工作。同樣地,美國公司來到香港,目的是求財不是求氣,政治上不能不跟華府,但生意人總希望和和氣氣,面面俱圓。

美國商會早前做了一個調查,指有逾四成的會員考慮搬離香港。請教貿易界智囊如何解讀調查數字,他說在外商商會中,美國和日本是對立法意見最多的兩國。他仔細研究過美國商會這個調查,留意到兩點,一是回應會員的數目不算太高,估計是不滿者傾向回應,故此意見並不像抽樣般全面。其次是發問方式比較誘導性,相信是商會想盡量突出不滿的聲音。

美國商會高調發表這個報告,是否有心搞局呢?智囊認為未必,只是華府既然有國策,商會自然應該配合,但這不代表商會唯恐天下不亂。現時拜登上台,對華仍然不友善,但和特朗普最大不同,是行事較為文明理性,會博採眾議,不同前任說了算,香港美國商會可以進言的空間會多過以前,所以調查反映憂慮之餘,相信也會向華府為香港講說話,因為這樣才符合美商在港利益。

智囊說,《國安法》訂立,若說外商不擔心是自欺欺人,由於法例實施不久,外人會覺得界線不清楚。然而,從過去一年執行的案例,外商逐漸摸到規律,首先是暫時沒有涉及商業機構;其次,是個案都是與政治有關,影響到商業,特別是金融的個案完全未見。

他說,從立法、執法至今,中央似乎在默默建立規律,《國安法》是涉及國家安全,不應介入商業層面。經過一輪實踐,外國機構疑慮未消,但開始覺得中央在盡量建立新底線,讓外商有規可依。現時,外資對涉及金融的領域,感覺是信心恢復較快的部分。

智囊說,外商都知經過社會運動和立法後,香港不會和以前一樣,但隨著拜登上台,做事比較有規矩,溝通的渠道增加,港方自然極希望商業關係慢慢變回有路捉,而正常化往來,相信亦符合中美兩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