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建清 中國)

繼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丁延慶吐槽女兒的話在網上走紅後,南方一所大學的教授也慨歎能帶七十多個研究生卻搞不定自己孩子的學習。社會普遍存在教育焦慮現象,教授出來談孩子的教育問題在情理之中,問題是,教授們在承認孩子平庸的同時,有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行為掩蓋了一個事實:看似吐槽子女,實則有自我標榜之嫌。

此前,公眾並不熟悉北大有這樣一位被稱為「神童」的重量級教授,也不知道此人6歲能創造背《新華字典》的奇跡,更不了解他北大本碩博連讀的驕人學歷背景。然而在調侃女兒學渣以後,「學霸」教授的名字不脛而走,聲名遠播,大有獨步學林之勢。

殊不知,正是在不經意的吐槽中,教授完成了自我標榜的「鳳凰涅槃」。不管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總歸是用別人的無能、渺小反襯出自己的偉大、不同凡響,大大露了一回臉。只不過,這樣的露臉是在對比中犧牲孩子的自尊心下獲得的,並不光彩——承認孩子平庸不丟人,但把孩子學習成績「比倒數第二名還有很大差距」在平台公之於眾,並進行貶低乃至碾壓,事前徵得孩子的同意了嗎?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作為教授,把自家的教育問題拿到社會上熱議,從教育學的角度說,會不會考慮到對孩子產生心理陰影,甚至造成一種傷害?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打洞」「老子英雄兒好漢」,強調的是遺傳因素和成長環境的重要性。但很多事例證明遺傳並非總是靈的,教授的兒子不一定是教授,科學家的兒子也不一定是科學家,父母是學霸不代表孩子也是學霸,這種眾所皆知的道理根本無需教授出來「現身說法」。

面對孩子的學習成績,父母應給孩子起碼的人格尊重,切忌拿他們的學習差來襯托自己的輝煌。因為這既會傷害到孩子,也充分暴露出不忘標榜自己不凡的自私一面。